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登录 > 你们好大的胆子美文
你们好大的胆子美文
2020-01-11

在最近一期的《传承者》节目中,一向给人沉静、儒雅印象的陈道明,在节目现场,竟然颇为严厉地怒斥几个年轻人:“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昨天,一段陈道明发飙的视频在微博火了。

图片 1

当时,几十个来自山西稷山的农村孩子表演了一出高台花鼓,满堂喝彩。稷山高台花鼓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民间舞蹈,相传是为祭祀农耕文明始祖后稷,由农民创造的一种民间艺术。2008年,稷山高台花鼓还作为奥运会开幕式前文艺节目亮相鸟巢。表演结束后,就是评论员的点评,青年团首先发表评论,有人指出“这个节目没有创新”,有人指责“这个不能够当饭吃”,还有人说“这个节目表演的人太多了,找不到焦点人物”。每个评论者都言辞犀利,根本就没有顾忌到舞台上孩子们的感受,此时舞台上的孩子们的泪眼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一向给人沉静、儒雅印象的陈道明在北京卫视《传承者》节目现场,竟然颇为严厉地教育几位年轻人:“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如今多得是人哗众取宠,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手艺已经渐渐归于幕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叹息或是无动于衷,不过陈道明老师明显看不下去了,日前一段陈道明发飙视频在网上热传,起因是一些年轻嘉宾对一段花鼓舞的言论让陈道明大为光火他怒斥了年轻嘉宾对于传统文化的否定。

就在这时,陈道明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严厉地教训起咄咄逼人的青年团队员来:“你们好大的胆子啊!连常识都没有就敢否定传统文化!”陈道明认为,这个节目属于群体性节目,要求的就是整齐划一,要让那么多人做到这一点并不是说的那么简单,这需要技术;鼓文化博大精深,形式多样。青年团成员读书虽然不少,但对于传统的文化了解并不深厚,没有权力在这里品头论足。

图片 2

陈道明发飙视频 怒斥年轻嘉宾否定传统文化

如今,年轻人对一些传统文化已经不屑一顾,有些民间艺术已经失传,传统文化需要传承,就需要摒弃杂音,才能默默地坚实地走下去。陈道明的话无疑是当头棒喝。

图片 3

昨天,一段陈道明发飙的视频在微博火了。

这是12月27日的《传承者》节目,这一期,几十个来自山西稷山的农村孩子表演了一出高台花鼓,满堂喝彩。

陈道明个人资料新闻图片影视作品陈道明,1955年4月26日出生于天津,祖籍浙江绍兴。国家一级演员,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广电总局颁发优秀电影表演艺术家,2006年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委员。1985年凭借电视剧《末代皇帝》获得第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和第9届中国电视飞天奖优秀男主角。1990年《围城》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第三届学会奖,全国制片厂第二届优秀电视剧评选最佳男主角奖,第十一届“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1999年的《我的1919》使其获得第2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

图片 4

一向给人沉静、儒雅印象的陈道明在北京卫视《传承者》节目现场,竟然颇为严厉地教育几位年轻人: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稷山高台花鼓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民间舞蹈,相传是为祭祀农耕文明始祖后稷,由农民创造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2008年,稷山高台花鼓作为奥运会开幕式前文艺节目亮相鸟巢。

这是12月27日的《传承者》节目,这一期,几十个来自山西稷山的农村孩子表演了一出高台花鼓,满堂喝彩。

按照节目流程,表演结束后,几位青年评论员率先点评。

稷山高台花鼓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民间舞蹈,相传是为祭祀农耕文明始祖后稷,由农民创造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2008年,稷山高台花鼓作为奥运会开幕式前文艺节目亮相鸟巢。

先是这个年轻的妹子出来说话……

按照节目流程,表演结束后,几位青年评论员率先点评。

一上来就很直接地说:传统文化节目形式没有变化,没有创新……

先是这个年轻的妹子出来说话

图片 5

一上来就很直接地说:传统文化节目形式没有变化,没有创新

一个油头小哥接话,上来就很霸气,孩子们可能凭借表演走上很大的舞台,但这技能能当饭吃吗?

一个油头小哥接话,上来就很霸气,孩子们可能凭借表演走上很大的舞台,但这技能能当饭吃吗?

图片 6

接着,第三位青年团成员说:人这么多,都找不到焦点,不知道该看谁

图片 7

他想看到的是一个个人英雄,认为这非常有助于推广传统文化

图片 8

接着一位长发青年团成员反驳他,他认为艺术有两套标准,一套是精英的,一套是群众的,不能用前者的标准要求后者。潜台词好像是,技术难度上本来就有差别,不能一概而论。听起来有点道理?

接着,第三位青年团成员说:人这么多,都找不到焦点,不知道该看谁……

这时,一位戴着眼镜、有点专业人士架势的青年评论员不服了,一上来就火气不小:群像艺术也要有领舞!要看到每个人不一样的形象!

图片 9

话题就被带到了群体和个人的对立上,长发小哥回击:孩子们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图片 10

听到小我大我,眼镜哥更激动了,直接吼起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事干得太多了这几千年!小我都没了!

图片 11

几位青年评论家咄咄逼人,此时,台上的演员和带队老师明显忍着泪水

他想看到的是“一个个人英雄”,认为这非常有助于推广传统文化……

陈道明老师终于听不下去了!

图片 12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图片 13

看到青年团的年轻人这么盛气凌人,陈道明讲了自己的看法。

接着一位长发青年团成员反驳他,他认为艺术有两套标准,一套是精英的,一套是群众的,不能用前者的标准要求后者。潜台词好像是,技术难度上本来就有差别,不能一概而论。听起来有点道理?

先是就技术论技术。

图片 14

陈道明说:这个群体性节目就是群体性的,它需要整齐划一的,有些节目就是需要这样的。仪仗队,你体现个性行么?总体的要求它是整齐划一的,难点也在整齐划一。它的难点也在整齐划一上,这么多人,让他做成一个制式的动作,是很难的。

图片 15

所以,不只个人表演有难度,集体性节目也讲难度,讲技术

这时,一位戴着眼镜、有点“专业人士”架势的青年评论员不服了,一上来就火气不小:群像艺术也要有领舞!要看到每个人不一样的形象!

陈道明说起曾经看过的天津歌舞团的鼓表演,一条很长的绳子,绳头栓着坠儿,从很远的距离击打鼓面,难度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