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登录 > 喵咪,你好就好
喵咪,你好就好
2020-01-19

听老人有这么一说,半夜里出生的小孩胆子大,女儿就是在黑漆咕咚的凌晨降生的,看来老话里未必没有一点科学道理。

图片 1

  有一天,我和小姐姐正在花园里玩儿,忽然我俩听到尖细的“喵呜”声。我俩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什么声音嘛?”小姐姐问。  

女儿不怕狗,脊背到腰这么高,走起路来“啪嗒,啪嗒”,喘起气来“呼哧,呼哧”,怎么看都是猛兽级的,靠近了连我心里都发毛,我家闺女不怕,一路呼着喊着追上去,直接拽了尾巴就往背上爬。

猫妈妈生完四个宝宝后不久就因为误食吃了老鼠药的老鼠离开了这个世界,据说她在走的时候并不甘心,可能是放不下刚出世的孩子们吧。

  “有人在说‘喵呜’。”  

女儿不怕虫子,管它三头六臂,张牙舞爪,什么史前模样,星际异形,凡被她看上了眼,粉嘟嘟的手指头拈起收了,回家去丰富她玻璃缸里的生态种群。

原本养它们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老婆婆年纪大了,照看不了这么多还没断奶的猫仔,于是忍痛为猫仔们寻了好人家。而它,却是被挑挑捡捡,嫌弃了的那个。

  “才不是呢!是一只猫在叫!除了猫咪以外,谁也不会说‘喵呜’,可是怎么看不到猫呢?”  

女儿不怕蛇,那次去野味馆,我们在点菜,她径自走向几只箱笼,掀开盖子,伸手进去,拎出一条,她都没手里那东西长,拖着就奔她妈了。老婆是我掐了五分钟人中才弄醒的。

那天,小女孩儿的外婆笑着对她说“给你要个小猫作伴,要吗?”

  “喵呜,喵呜……”  

女儿不光不怕活物,还不怕把自己走丢了,每次上街都冲在前头,从来不顾我们是否跟得上。终于下狠心想教训她一下,远远地跟着但不让她发现。十几二十来分钟后她停下来朝四下里张望,估计这才想起不是独自出门的。没有惊慌,小脸上只有气哼哼的神色,片刻又被远处的新奇吸引,急匆匆赶了去,小背影晃得无牵无挂。我们尾随很久,始终不见她有与大人失散的恐惧,就连小小的忧虑都没有。看来,我跟她妈已经成了她闯荡世界的负担,而非依靠。

“要!”

  “听!又来了!这是一只好小好小的猫。”  

事后,我问她:“找不到爸爸妈妈怕不怕?”

“再等几日,等几日就给你抱个回来。”于是,女孩儿陷入了急切的盼望中。

  “你怎么会知道?”  

“我认识回家的路。”她答得干干脆脆。

几天后外婆终于抱来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仔,瘦瘦小小的,毛也苍立着,好像营养不良。

  “叫声又尖又细,要是大猫,叫声完全不同。”  

“要是真的迷路了呢?”

可能是太小便失去了妈妈,又亲眼看着兄弟姐妹们被抓走,最后终于轮到了自己,在这个新的环境中,它的小心翼翼显得更加惹人怜爱。

  于是我俩在园子里找哇找,过了一阵子,我俩在一棵红醋栗下面,发现了一只小猫。这只小猫全身乌黑乌黑的,只是额头上有一个白点,尾巴尖尖也是纯白的。  

“找警察叔叔。”父母安全常识的匮乏让她感到不耐烦。

好在女孩儿是个善良的孩子,许是可怜它比自己小,女孩儿每天都准时催妈妈给小猫准备水和饭食,平时也总是把小猫护在怀里,连睡觉都得抱着。

  克拉拉把小猫抱到怀里,乐得一蹦老高:“我们捡到了一只猫,我们捡到了一只漂亮的小猫!”  

女儿也不怕黑,这是她唯一不让我们操心并受惠的一项。每晚,把她安顿进被子里,“关灯,你们都出去,开着灯和你们在我都睡不着。”她命令道。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猫仔不负众望,长得飞快,毛发也一天比一天光滑,一天比一天亮,长开了的身段和容貌,一身绸缎似的皮毛,再配上猫咪独有的气质,无不彰显着贵气。

  “我们拿它怎么办?”我问。  

某晚起来上厕所,听见女儿房里有动静,悄悄开门摸进去,女儿光着脚爬在凳子上正凭窗远眺,对着黑黝黝的外面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开了灯问她在干啥,倒招来一通埋怨,“我就快把夜里的小妖精召唤出来,你一开灯它们就全跑了。”

长大了的猫咪似乎更像一个守护者守护着女孩儿,好脾气的容忍着女孩儿偶尔幼稚的行为,即使可能它很不爽。

  “再简单不过,把它抱回家呀。”  

朋友则对赶夜路来到人间的胆大女孩另有说法,他夸我们女儿养得好,让她对初来乍到的世界充满信任,充足的爱给了孩子无忧无虑的安全感。

女孩儿睡觉不老实,冬天睡着寻暖和,常常把猫咪的肚子当枕头用,即使被压的难受,猫咪也从来不会挠她。

  “可是,妈妈会怎么说呢?”  

于是,为这个比老话更科学的分析感到豁然与欣慰,觉得那些追在女儿身后的提心吊胆,担惊受怕都值得,是意义深远,回报丰厚的付出。

有时候猫咪回来的晚,一家人早以睡下了,猫咪就会利用自己超群的视力找到女孩儿的被子,找个缝儿钻进去,紧紧的挨着女孩儿睡觉。

  “妈妈会高兴的。”  

女儿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懂事,一天天改变,直到某天,我突然发现一度在她身上泛滥的勇气值不知不觉中已经接近了一个正常小女孩的水平。在长大和懂事的过程中,她终究遭遇到了那些让她害怕的事物,开始零零星星,逐渐越来越多。和我们无意中造就了她的无知无畏一样,无意中,她恢复了对周围世界应有的顾忌与畏惧。

然而有一次,女孩儿的爸爸倒车没看到猫咪在后面,把猫咪的一直后腿压断了,那时候农村没有兽医,女孩儿心疼的哭了。

  “要是她不高兴呢?”  

据我所知,女儿第一件害怕的东西是楼下的垃圾桶。是那种住宅小区里常能见到的——塑料的,绿色的,下面有两个小轮子的。住户们把打包好的垃圾扔进去,每天上午有专门的车辆来清空,还定期清洗消毒。

女孩儿的妈妈在炕上给猫咪做了窝,又弄来猫砂,弄完后摸摸女儿的头“猫的自愈能力特别棒,也许它能自己好起来的!”

  “为什么?妈妈爱猫,和我一样!我们把这只可怜的小猫养在家里。”  

是的,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就是怕这样的垃圾桶。每次经过,她都搀紧了我的手,差不多是贴在了我身体的一侧,把我阻隔在她与垃圾桶之间。她不敢看,却忍不住拿眼角偷偷去瞥,然后拉着我快步离开恐怖区域,我几乎可以从她急促的呼吸中听出颤抖。

然而不成想的是,还没有好起来的猫咪宁可拖着残腿在炕边上叫,也不肯在猫砂上方便。

  “假如爸爸不允许呢?”  

恐惧从五岁差三个月时开始。

它一向懂事的,从来不像别的猫咪那样趁人不注意偷馋,只是没想到它心里如此坚强。

  “那是为什么?”  

五岁差三个月时的那个上午是休息天,我带着女儿下楼去玩。刚到楼下就听到一阵尖细纷乱的叫声,从垃圾桶里发出来的,我探头一看,被清空的桶底有只鞋盒,盒子里有三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小猫们的眼睛还没睁开,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身上的毛纤细又蓬松,能看见下面鲜嫩的肉色,有点像整装待发的蒲公英。它们的叫声此起彼伏,引得每个路过的人都凑过来望上几眼。

一向不喜欢猫的爸妈都被感动,看着猫咪于心不忍:“就算它真的残了再不能捉老鼠了,也这样好吃好喝的把它养到老!”直到后来一家人提起这只猫,都会感叹道“它是自己给自己赢得了尊重!”

  “因为家里已经有了猎獾狗嗅嗅,再说,嗅嗅最讨厌猫了,这个你是知道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花事散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