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官网 > 金沙官网读山海经/陶渊明
金沙官网读山海经/陶渊明
2020-01-11

陶渊明是东晋大诗人,也是中国历史上成就最高的诗人之一。宋代的苏东坡评价陶渊明诗说:“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意思是陶渊明诗歌的风格平实而又繁华,瘦弱却又丰腴。可以说准确地概括了陶诗的风格。

《读山海经》和注释和赏析

1.“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安贫乐道 《荣木》: “匪道曷依,匪善奚敦。” 《咏贫士》其五: “贫富常交战,道胜无戚颜。” 推崇贫士: 荣启期、原宪、黔娄、袁安、 阮公、颜回、张仲蔚、黄子廉

一、陶渊明的人生哲学:

读山海经(一)

《咏贫士》其二: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 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 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 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 闲居非陈厄,窃有愠见言。 何以慰吾怀?赖古多此贤。

形影神·神释

孟夏②草木长,绕屋树扶疏③。

2.好读书,不求甚解 《饮酒二十首》其十六: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 《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 弱冠寄事外,委怀在琴书。 《卒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 诗书敦宿好,林园无世情。 如何舍此去,遥遥至南荆。

大钧无私力,万理自森着。

众鸟欣有托④,吾亦爱吾庐。

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

《读〈山海经〉十三首》其一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 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 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 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 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 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

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⑤。

《移居二首》其一: 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 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怀此颇有年,今日从兹役。 弊庐何必广,取足蔽床席。 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结托既喜同,安得不相语!

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

3.性嗜酒 [金沙官网,唐]吴筠《高士咏·陶征君》: 吾重陶渊明,达生知止足。 怡情在樽酒,此外无所欲。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陶潜以“酒”为题的诗: 《饮酒二十首》序: 余闲居寡欢,兼比夜已长,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 忽焉复醉,既醉之后,辄题数句以自娱,纸墨遂多。辞无诠次,聊 命故人书之,以为欢笑尔。 《止酒》: 平生不止酒,止酒情无喜。 《述酒》: 仪狄造,杜康润色之。

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泛览周王传⑥,流观山海图⑦。

陶渊明诗集中共有饮酒诗60余首。 萧统《陶渊明集序》揭示了陶渊明饮酒诗的内涵: “有疑陶渊明诗篇篇有酒,吾观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 迹者也。” 萧统以其独特的审美视角解释了陶渊明饮酒诗的深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

俯仰终宇宙⑧,不乐复何如![1]

4.崇尚自然的人生境界 自然: a.大自然:与人类社会相对而言的自然界 (客观的物质性的) b.人生境界: 自然而然的(非人为的、矫饰的)的人生境界 c.自然的文风:一语天然万古新

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作品注释编辑

陶渊明《形影神诗三首》序: 贵贱贤愚,莫不营营以惜生,斯甚惑焉。故极陈形影之苦,言神 辨自然以释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焉。 神释(形赠影—影答形)   大钧无私力,万理自森著。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结托既喜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

①、《读山海经》为组词,共十三首,写读《山海经》和《穆天子传》时的奇思异想及对人生和政治的感慨,此为第一首,写耕余读书之乐。《山海经》,一部记述古代山川异物、神话传说的书。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序: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 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托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 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 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 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 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 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 冬,在官八十馀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 也。

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②、孟夏:初夏

陈寅恪《陶渊明之思想与清谈之关系》: 渊明之思想为承袭魏晋清谈演变之结果及依据其家世信仰道教之 自然说而创改之新自然说。……盖主新自然说者不须如主旧自然说之 积极抵触名教也。又新自然说不似旧自然说之养此有形之生命,或别 学神仙,惟求融合精神于运化之中,即与大自然为一体。……就其旧 义革新,“孤明先发”而论,实为吾国中古时代之大思想家,岂仅文 学品节居古今之第一流,为世所共知者而已哉! (陈寅恪.金明馆丛稿初编[M].三联书店,2001年版,P228-229)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③、扶疏:枝叶繁茂貌

(1)《归园田居》: 少无适俗韵, 性本爱丘山。 …… 久在樊笼中, 复得返自然。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④、“众鸟”句:言众鸟因有树可依而欣喜。

(2)《归去来兮辞》:文学的“回归”主题 元李公焕《注陶渊明集》引欧阳修语: “两晋无文章,幸独有《归去来辞》一篇耳,然其词义 夷旷萧散,虽托楚声,而无其尤怨切蹙之病。” 田园——家园——精神归宿——“真我”

陈寅恪先生专门对此诗逐一阐释,得出结论是陶渊明信奉着“委运任化的新自然说”,基于他的这一哲学观,后代学者多能继续研究有所创获。陶渊明确实给时人一种新的活法,确实活出了与世俗生活和解的方式,平淡中有绮丽,苦闷中有快乐。庄子说“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命之所无奈何!”盖应如此!

⑤、穷巷:陋巷。 隔:隔绝。 深辙:大车所扎之痕迹,此代指贵者所乘之车。频回故人车:经常让熟人的车调头回去。

(3)诗文的风格自然:田园诗 ①平淡的题材 村舍、鸡犬、豆苗、桑麻、穷巷、荆扉、获稻…… ②朴素的语言 朱熹《朱子语类》卷第一百四十: “渊明诗平淡,出于自然。 ”

二、陶渊明的豁达

⑥、周王传:指《穆天子传》,写有关周穆王的有关传说。

②朴素的语言 [金]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 [清]赵文哲《媕雅堂诗话》: 陶公之诗,元气淋漓,天机潇洒,纯任自然。然细玩其体物抒 情,傅色结响,非率意出入者,世人以白话为陶诗,真堪一哂。

拟挽歌辞·其三

⑦、山海图:《山海经图》。古人疑《山海经》依图画而述之。

《饮酒二十首》其九: 清晨闻叩门,倒裳往自开。 《诸人同游周家墓柏下》: 今日天气佳,清吹与鸣弹。 《拟古九首》其七: 日暮天无云,春风扇微和。 《挽歌诗三首》其一: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⑧、“俯仰”句:顷刻间遍游宇宙。俯仰,俯仰之间,指时间短暂。终宇宙:遍及世界。

《归园田居五首》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宋]黄庭坚《题意可诗后》: “至于渊明,则所谓不烦绳削而自合者。”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译文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孟夏的时节草木茂盛,绿树围绕着我的房屋。众鸟快乐地好像有所寄托,我也喜爱我的茅庐。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耕种过之后,我时常返回来读我喜爱的书。居住在僻静的村巷中远离喧嚣,即使是老朋友驾车探望也掉头回去。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我)欢快地饮酌春酒,采摘园中的蔬菜。 细雨从东方而来,夹杂着清爽的风。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泛读着《周王传》,浏览着《山海经图》。(在)俯仰之间纵览宇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快乐呢?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作品鉴赏编辑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一起先从良辰好景叙开,结穴到“得其所哉”的快乐。“孟夏”四月,是紧接暮春的时序。“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到四月,树上的杂花虽然没有了,但草木却更加茂密,蔚为绿阴。“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扶疏”便是树木枝叶纷披的样子,陶氏山居笼在一片树阴之中,这是何等幽绝的环境。鸟群自然乐于到这林子中来营窠。“众鸟欣有托”一句,是赋象。然而联下“吾亦爱吾庐”之句,又是兴象——俨有兴发引起的妙用。“欣托”二字,正是“吾亦爱吾庐”的深刻原因。不是欣“吾庐”之堂华而宅高,而是如同张季鹰所谓:“人生贵得适意尔”。渊明此时已弃“名爵”而归来,于此“衡宇”中,自可“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他已感到今是昨非,得其所哉。“吾亦爱吾庐”,平平常常五个字,饱含有欣喜之情和无穷妙理。诗人推己及物,才觉得“众鸟”“有托”之“欣”。故“众鸟”一句,又可视为喻象。比较诗人自己的“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二句,“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更能反映陶渊明得到心理平衡的精神状态,“观物观我,纯乎元气”,颇有泛神论的哲学趣味,大是名言。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紧接诗人就写“吾”在“吾庐”的耕读之乐及人事关系。“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二句值得玩味的,首先是由“既已”、“时还”等钩勒字反映的陶潜如何摆放耕种与读书之关系。耕种在前,读书其次。这表现了诗人淳真朴质而富于人民性的人生观:“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开春理常业,岁功聊可观。晨出肆微勤,日入负耒还。”“但愿长如此,躬耕非所叹。”

《拟挽歌辞》共有三首,陶渊明设想自己死后情景,拟此三诗,此诗为第三首。后四句道出了他对生死的豁达。视死亡如托体于山,这就不难懂他的乐天安命顺其自然了。陶渊明受道家思想影响很大,在他身上总能看到庄子的影子,只不过庄子是太不近人情的哲学家,而陶渊明则是一位想得开、说得出且做得来的诗人。

热爱生产劳动,正是陶渊明最可贵的品质之一。到孟夏,耕种既毕,收获尚早,正值农闲,他可以愉快地读书了。当然他还不是把所有的时间用来读书,这从“时还”二字可以体味。然而正是这样的偷闲读书,最有读书的兴味。关于陶潜是否接待客人,回答应是肯定的。他生性是乐群的人,“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便是他的自白。《宋书·隐逸传》则云:“贵贱造之者,有酒辄设。”但如果对方有碍难而不来,他也不会感到遗憾。这种怡然自得之乐,比清人吴伟业《梅村》诗句“不好诣人贪客过”还要淡永。读者正该从这种意义上来理解“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这里,诗人信笔拈来好句,无意留下难题,使后世注家有两种完全对立的解会。一种认为这两句都为一意:“居于僻巷,常使故人回车而去,意谓和世人很少往来”;另一种认为两句各为一意:“车大辙深,此穷巷不来贵人。然颇回故人之驾,欢然酌酒而摘蔬以侑之。”无论哪一说,都无害渊明诗意。但比较而言,后说有颜延之“林间时宴开,颇回故人车”参证,也比较符合陶潜生活的实际情况。盖“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也,虽然“门虽设而常关”的情况也有。

饮酒·其四

如从“次写好友”一说,则以下就是写田园以时鲜待客,共乐清景了。“欢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二句极有田园情趣。农村仲冬时酿酒,经春始成,称为“春酒”,初夏时节,正好开瓮取酌。举酒属客,不可无肴。诗人却只写“摘我园中蔬”,盖当时实情有此。四月正是蔬菜旺季,从地中旋摘菜蔬,是何等新鲜惬意的事。而主人的一片殷勤欣喜之情,亦洋溢笔端。“欢言”犹“欢然”。“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乃即景佳句,“微雨”“好风”的“好”“微”二字互文,即所谓和风细雨。风好,雨也好,吹面不寒,润衣不湿,且俱能助友人对酌之兴致。在很容易作成偶句的地方,渊明偏以散行写之,雨“从东来’、风“与之俱”,适见神情萧散,兴会绝佳,“不但兴会绝佳,安顿尤好。如系之‘吾亦爱吾庐’之下,正作两分两搭,局量狭小,虽佳亦不足存”,盖中幅垫以写人事的六句,便见“尺幅平远,故托体大”。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诗人就这样次第将欣托惬意、良辰好景、遇友乐事写足味后,复落到“时还读我书”即题面的“读山海经”上来,可谓曲终奏雅。“泛览周王传,流览山海图”,虽点到为止,却大有可以发挥之奥义。盖读书,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一是出于现实功利目的,拼命地读,由于压力很大,有时得“头悬梁,锥刺股”,可名之为“苏秦式苦读”。一是出于求知怡情目的,轻松地读,愉悦感甚强,“乐琴书以销忧”、“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辄欣然忘食”,可名之为“陶潜式乐读”。陶渊明“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虽读经书,已有“乐读”倾向。而在归园田居后,又大有发展。这里读的就不是圣经贤传,而是《山海经》、《穆天子传》。《山海经》固然是古代神话之渊薮,而《穆天子传》也属神话传说。它们的文艺性、可读性很强。毛姆说:“没有人必须尽义务去读诗、小说或其它可以归入纯文学之类的各种文学作品。他只能为乐趣而读。”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可以说陶潜早就深得个中三昧。你看他完全不是刻苦用功地读,也不把书当敲门砖;他是“泛览”、“流观”,读得那样开心而愉快,读得“欣然忘食”——即“连饭也不想吃”。从而感到很强的审美愉悦。同时,他有那样一个自己经营的美妙的读书环境,笼在夏日绿荫中的庐室,小鸟在这里营窠欢唱,当然宜于开卷,与古人神游。他的读书又安排在农余,生活上已无后顾之忧。要是终日展卷,没有体力劳动相调剂,又总会有昏昏然看满页字作蚂蚁爬的时候。而参加劳动就不同,这时肢体稍觉疲劳,头脑却十分好用,坐下来就是一种享受,何况手头还有一两本毫不乏味、可以消夏的好书呢。再就是读书读到心领神会处,是需要有个人来谈上一阵子的,而故人回车相顾,正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呢。

一觞虽独尽,杯尽壶自倾。

“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二句是全诗的总结。它直接地,是承上“泛览”“流观”奇书而言。孟夏日月几何?就是人生百岁,也很短暂。如何可以“俯仰终宇宙”呢?此五字之妙,首先在于写出了“读山海经”的感觉,由于专注凝情,诗人顷刻之间已随书中人物出入往古、周游世界,这是何等快乐。就陶潜有泛神论倾向的人生哲学而言,他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精神上物我俱化,古今齐同,这是更深层的“俯仰终宇宙”之乐。就全诗而言,这两句所言之乐,又不仅限于读书了。它还包括人生之乐,其间固然有后人所谓“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的安于所适的快乐;是因陶潜皈依自然,并从中得到慰藉和启示,树立了一种乐观的人生态度的缘故。在传统上,是继承了孔子之徒曾点的春服浴沂的理想;在实践上,则是参加劳动,亲近农人的结果。是一份值得重视的精神遗产。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虽然不乏要言妙道,此诗在写法上却纯以自然为宗。它属语安雅,间用比兴,厚积薄发,深衷浅貌,在节奏上舒缓适度,文情融合臻于绝妙。故温汝能《陶集汇评》有云:“此篇是渊明偶有所得,自然流出,所谓不见斧凿痕也。大约诗之妙以自然为造极。陶诗率近自然,而此首更令人不可思议,神妙极矣。”[2]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读山海经(十)

陶渊明总是让人联想到菊花。他的诗也符合菊花淡然的风格。这首主要写赏菊与饮酒,诗人完全沉醉其中,忘却了尘世,摆脱了忧愁,逍遥闲适,自得其乐。对菊饮酒,啸歌采菊,自是人生之至乐。

     (原诗)

四、陶渊明的读书:

     精卫衔微木②,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③,猛志固常在。同物既无虑④,化去不复悔⑤。徒设在昔心⑥,良辰讵可待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