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官网 > 吴承恩《西游记》写水帘洞的五律原来是化用了李白的这首诗
吴承恩《西游记》写水帘洞的五律原来是化用了李白的这首诗
2020-01-11

前言

前言

四大名着中有不少优秀的诗词作品,一般都认为红楼梦的诗词作品最为上乘,特别是曹雪芹能够根据不同的人物个性量身定做,非一般作者可及。不过在其他的名着中也有不少佳作,例如昨天文章的《话说四大名着 水浒传里宋江做了一首诗笑话黄巢不丈夫》,说了宋江的一首反诗就颇有英雄气概:

四大名著中都会见到不少诗词作品,一般认为红楼梦的诗词水平最高,不过老街倒是挺喜欢《西游记》中的一些山水诗。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看过叶嘉莹先生的评价,大意是红楼梦诗词是小说家的诗词,和真正的诗词大家相比还浅薄了一些。据说木心也讲过:”《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

今天说几首西游记里面的诗词作品。

二人的意思其实差不多,红楼梦诗词并不是真正一流的作品,但是放在小说中,根据人物和情节来创作,就有一种特别的韵味。

图片 1

读红楼梦诗词的时候,老街也有3个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地方。

一、海风吹不断 江月照还依 出自李白的一首古风

图片 2

在西游记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中有一段内容,描写了猴子们第一次见到花果山水帘洞的情形:

一、老街最喜欢的词偷意于宋朝一位默默无闻的官吏

一群猴子耍了一会,却去那山涧中洗澡。见那股涧水奔流,真个似滚瓜涌溅........喊一声,都拖男挈女,呼弟呼兄, 一齐跑来,顺涧爬山,直至源流之处,乃是一股瀑布飞泉。但见那:

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道出的《唐多令》,可算是红楼梦中柔美之极的咏物词了:

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冷气分青嶂,余流润翠微。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漂泊亦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这首关于水帘洞的五律,对仗工整,格律严谨,对于瀑布的描写生动贴切,不过读起来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错,这首五律几乎是李白《望庐山瀑布》的化用。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李白《望庐山瀑布 》大概就是我们最熟悉的唐诗了:

宋朝张先《一丛花》中有句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桃杏都能嫁得一年一度的春风,而女子却空闺独守任凭青春白白消逝,因此自叹不如桃杏。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林黛玉自怜自惜,自比于柳絮,即使嫁得东风又如何呢?依然是无家可依、青春空自流逝。

图片 3

不过,老街喜欢的不是林黛玉的柳絮,而是薛宝钗的柳絮,《临江仙》:

不过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其实有两首诗,是李白五十岁左右隐居庐山时的作品,都被选入了《全唐诗》的第180卷。一首就是上面的七言绝句,另一首是下面的古风。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流水,岂必委芳尘。

西登香炉峰,南见瀑布水。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十里。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

这首词里的柳絮完全是另外一种人格,没有那种病态美,是一种健康美,充满了奋发向上的精神。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嘲笑,依然保持良好的心态,就如电影《哪吒》所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可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仰观势转雄,壮哉造化功。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不过这首充满正能量的佳作,却是偷意于宋朝一个不太出名的官吏。北宋徽宗崇宁年间的户部尚书侯蒙,虽然宋史有传,但是在词坛上只能算十八线小明星了。

空中乱潈射,左右洗青壁。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

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

而我乐名山,对之心益闲。无论漱琼液,还得洗尘颜。

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馀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

侯蒙《临江仙》

《西游记》中的五律就是脱胎于李白的第二首《望庐山瀑布》

区别是薛宝钗咏柳絮,侯蒙咏的是风筝,曹雪芹这首词脱胎换骨,化用得非常高明。

第一联: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千寻,化用: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十里;飞,化用:欻如飞电来;一派白虹起,明显来自于:隐若白虹起。不过吴承恩巧妙地把李白地四句诗化为一副对联: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

图片 4

第二联: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和李白的“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只差了一个字。为了押韵,吴承恩把空改成了:依。

二、林黛玉可没有说作近体诗不要管什么格律

后二联:冷气分青嶂,余流润翠微。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第三联还好,结尾有点平庸了。

老街经常看到很多不喜欢格律诗的朋友,用《红楼梦》中林黛玉的一段话作为写”律“诗可以不守格律的理由。林黛玉怎么说的呢?

图片 5

香菱找黛玉学作诗,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虚的实的对实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又道:“平仄是末事,词句也次之,第一是立意要紧,意趣真了,诗自是好的……

二、吟秋借用了宋诗的警句

看到这里,有的人可能会犯糊涂,其实林黛玉说了两件事。首先,作诗不难,格律诗就是起承转合加两幅对联,平仄、虚实相对而已。这是对于格律诗最精简的介绍了。

西游记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 四圣试禅心》中有一首吟秋的诗:

其次,有了好句子,不需要管什么平仄虚实。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讲作诗不一定必须作格律诗,好诗也未必一定是格律诗。李白、李贺就以古体诗擅长,他们的格律诗就逊色一点。

枫叶满山红,黄花耐晚风。老蝉吟渐懒,愁蟋思无穷。

对古代读书人来说,格律诗是必学内容,林黛玉还是首先教给香菱格律诗的创作规则,然后再说的这些话。看看香菱的习作可以发现,香菱本本分分地作了几首七律:

荷破青绔扇,橙香金弹丛。可怜数行雁,点点远排空。

1.七律,仄起平收式 :

其中颔联“老蝉吟渐懒,愁蟋思无穷”出自宋艾性夫的五律《秋阴》: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