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官网 > 从莫言的饺子说起
从莫言的饺子说起
2020-01-19

读莫言作品,首先看到了作者简介:

图片 1

今天带着姑娘去姥姥家玩,晚饭煮的饺子。姑娘三岁多点,一直都不喜欢吃饺子。 今天也没准备给她吃多,还预备了粥。结果给她凉了四个都吃完了,不够,又要了两个。吃得我都惊讶了,姥姥包的饺子竟然这么好吃!!?吃一口,我也呆住了,这是我亲妈包的饺子吗?皮薄薄的,馅儿软糯入口即化,有白菜叶,油条,还有小肉块!

某一年,父亲被划成右派。

莫言火了之后,和他相关的一切都火了。

在记忆里,老妈好久没包出这样的水平了!虽然远嫁南方,我一直都期待吃亲妈的水饺,但她到身边的这两个月里,每一次吃饺子都和我想象中不一样,应该说是和我对老妈水饺的记忆或者怀念不一样。说不清楚是我的记忆错了,还是老妈的厨艺差了,或者说出门在外嘴变叼了,反正,吃了几次都和期待中的童年味道不一样!

过年了,莫言曾拿着碗到村里去乞讨饺子。

他的书火了,他讲过的故事,说过的话,也火了。

小时候,每一次过生日,妈妈都会包饺子。平常也包,白菜馅的,放点肉末,生日的时候包韭菜的,放点肉末。那时候吃不起大鱼大肉,放点肉末就和过年一样开心。

这是作家莫言的一段童年往事,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那饥饿的记忆却成为一笔财富,成为激发他灵感的源泉,成为他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创作宝藏。

比如这一段话: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中秋节的中午,我们家难得的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正当我们吃饺子时,一个乞讨的老人来到了我们家门口,我端起半碗红薯干打发他,他却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一个老人,你们吃饺子,却让我吃红薯干。你们的心是怎么长的?”我气急败坏的说:“我们一年也吃不了几次饺子,一人一小碗,连半饱都吃不了!给你红薯干就不错了,母亲训斥了我,然后端起她那半碗饺子,倒进了老人碗里。

后来生活条件好一点,能经常吃韭菜饺子了,偶尔还买茴香做馅,再后来更好了,老妈发明了白菜+鸡架馅的,韭菜+鸡蛋馅的,茄子+肉馅的,等等,尤其是冬天,地里没活了,饺子基本每天都吃,不是中午就是晚上。和我一起上学的小伙伴每次来家里,都说一句你家又吃饺子啊!真的是每天都吃,有时候纯吃饺子,有时候连汤带水,有时候直接放玉米粥里面煮,连粥带饺子,用老家话说叫煮得腻!其实一点也不腻,寒冷刺骨的冬天,没有暖气的年代,房子还四面透风的日子里,吃一口饺子,喝一口粥,一直暖到心里,再舒坦不过了!

这也就是所谓的苦难造就了这位伟大的作家!

这个故事我听了之后,一方面感慨莫言母亲的慈悲心肠,另一方面也隐隐觉得那个乞讨的老人太过矫情,这若是遇到脾气暴躁的人,肯定会把他直接赶出家门。

有时候饺子煮的多,头天吃了,剩下的第二天上锅蒸一下,皮儿变更软了,馅儿也变更软了,入口即化,真比头一天还好吃!所以常常是一天吃两顿甚至三顿饺子!当然得是冬天才有这待遇,其他忙碌的季节,饭都没时间吃,哪还有空闲去包饺子!只是有一个爱吃饺子,干活又麻利的老妈,就算夏天也还是能基本每个星期吃一回!

在过年时曾拿着碗去村里乞讨水饺,这是作家莫言的童年经历。

为什么呢?因为饺子太珍贵。

再后来家庭条件更好了,韭菜鸡蛋甚至肉都家常便饭了,又开始流行吃野菜馅儿的了!马齿笕+肥猪肉,一想到这个东西就开始生口水!这是我吃过最多的野菜了,凉拌,单炒,蒸包子,包饺子,这是贯穿整个童年甚至每一个夏天的菜。每次都砍一筐回家,不花钱的东西用筐背用车拉,对比起今天一棵一棵买菜买葱,那时候真的是豪气!抱一大抱马齿笕堆在屋里地板上,现吃现摘,吃一星期都还吃不完!也许有吃腻的时候,但配点肥肉,那油腻腻的感觉丰富了我童年的味道,一直到现在每次回老家都念念不忘,可惜十有八九都是在冬天回去,马齿笕+肥肉再也没吃到过了!随着生活的变好,老妈也不懈那吃野菜的日子了,每次我提到这个馅儿,她都说一句,现在谁还吃那个啊!想必老爸老妈在老家也多年不碰这些野菜了!

由此,不由得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那血色的童年,那刻骨铭心的冰冷记忆。

莫言的另一段文字曾写道:年夜里的饺子是包进了钱的,我们盼望着能从饺子里吃出一个硬币,这是归自己的财产啊,至于吃到带钱饺子的吉利,孩子们并不在意。有一年,我为了吃到带钱的饺子,一口气吃了三碗,钱没吃到,结果把胃撑坏了,差点要了小命。

可是我想念啊,我心有不甘,多少次去野外玩耍,不管是爬山还是下乡,每次都梦想遇见马齿笕,可是南方贫瘠的土地,除了乱七八糟的丛树就是苔藓啊苔藓!有一次,上网搜竟然真的搜到了,新鲜的马齿笕,12块钱一斤!还不包邮!我童年一分钱不花一筐一筐背回家的野菜竟然要12块钱一斤了!我咬了咬牙,再咬了咬牙,还是放弃了!我告诉自己,在三十六七度的夏天,从遥远的北方跨越大半个中国运到我这数不上三四五六线的小城市,马齿笕不得烂成泥!但我依然心心念,去菜市场,也想遇见。有一次,竟然真的有个老奶奶,在市场出口的路边守着几把青菜,有上海青,菜心,都是南方人喜欢的叶子菜,还有马齿笕!可能有一斤多,不到二斤的样子,看上去还算新鲜,一小棵一小棵的,像小葱一样瘦弱,完全不像老家那种一棵铺满周围的土地,又肥又壮!多少钱啊?我用本地话问。六门!六块钱一斤!原来我小时候吃的都是那么金贵的菜呢!

父亲倾家荡产建起的蔬菜温室被付之一炬。

年夜里的饺子包进硬币,是我老家也有这个风俗,我记忆当中,母亲说,吃到包了硬币的饺子,来年就会运气特别好。

这一次,遇见了,但还是没买。我怕找不回童年的味道,我会失望。

除了债,家里已是没有一分钱了。

图片 2

后来上大学,后来到南方工作,嫁人,结婚,生小孩,开始给别人包饺子,使劲力气和面剁馅,就想做得香一点,老公孩子都多吃一点。确实每一次都有进步,老公常常都觉得比饺子馆里的好吃!当然了,放的肉比菜多,皮薄馅大,那么爱吃香的男人当然喜欢,只是姑娘怎么都不爱吃,就好像她从小在南方海边长大,爱吃鱼吃虾,喝大米粥,但不喜欢面食,包括饺子,包子,馒头,油条等等!作为母亲,我和我老妈一样,总是想方设法想做得更好一点,让孩子多吃一点!但饺子,试了多少次,就算自己很满意,但姑娘依旧不喜欢。

就等着这收获了,一家人就等着米下锅呢!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

其实对于那时候的小孩子来说,真的不怎么在意这些寓意什么的,能吃上饺子,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时光还好,愿意给我幸福!老爸老妈愿意来南方小住,我今生得以体会一下那种下班回娘家吃饭的感觉!梦寐以求的实现了!

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年是冰冷里的,直到现在那冰冷还在延续。从身体到灵魂那都是刻骨铭心的痛,那都是刻骨铭心的冰冷。

饺子是种很特殊的食物,尤其是在北方。

吃饺子又成了家常便饭!我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挑挑捡捡,说一句皮太厚了,或者盐放少了。老妈嘴上不理睬,但是我吃的出来,她在调整口味来满足我!她嘴上说没什么好吃的,但还在想方设法做一些新花样,煮豆子,拌凉菜,都是小时候常吃的,她都煮给我们吃,煮给她姑娘的姑娘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