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官网 > 拾粪散文
拾粪散文
2020-01-19

一般情况下,我早上六七点起床,然后打开电脑,看看新闻,浏览一番博客,逛逛空间,偶尔聊聊天,多半天就晃荡过去了。回过头,觉得啥都没干,真成了典型的“起来早不拾粪”。小时候,特别是冬天,我每天无论多早,在上学的路上,都能碰见村里的一位老人,一只胳膊挎着个荆条笼笼,另一只胳膊夹个一米长的铲铲,两手塞在袖笼里,头上戴着一顶免耳朵帽子,口里哈着热气,或者叼着一支自己卷的纸烟,扑闪扑闪,看见一堆牛粪,喜盈盈的,迅速铲进笼笼,继续手插在袖笼前行。遇见人,一声招呼:起来早! 早,拾粪呢?嗯,啊!

早上的雾气还没有散尽,父亲就早早地起床了,父亲这些年的早起床的习惯是雷打不动的,起来先去跑步,父亲是酷爱锻炼的,无论寒暑,早晨起来第一件事,父亲就是去跑步,其他的事情都得等到跑完步再说,这个习惯是父亲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养成的。

图片 1

那年代,都可怜,拾粪当化肥用。不过那也是极少人才那样做,如今成了这年月的笑料。可想着每天早早起来的大爷,我却什么也没干,虽然起来早早的,可不是起来早不拾粪么,比起大爷,自愧不如,羞煞我也。老婆揶揄说,每天起那么早,没看见你都弄了些啥!是的,我觉得我的确荒废时日。有时也想,起来早锻炼锻炼,可坚持不了两天,唉,岁月和身子骨都让电脑给荒废咧。

图片 2

文/殷勇

不过,起来早总不能成为错,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刻在课桌上的“早”字。小时候鲁迅的父亲生病了,他一边上学还要一边帮父亲抓药,以至上学迟到,先生责备。从此后,鲁迅在桌上刻了个大大的”早”字,暗下决心,以“时时早,事事早”要求自己。他说,时间像海绵,只要挤,总会有。他还说自己不是天才,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他对早的践行,让他取得了成就。

说起来父亲当年学习是家里最好的,父亲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学习也都很好,三人当年陆续考上大学,也是在我们县里名噪一时。大学毕业之后,我大爷选择去了国企,姑姑去了国家设计局,姑姑后来说上海世博会的灯光总设计师,可以说是发展的很好。父亲大学毕业之后没有去当时分配的单位,而是选择了回家,因为家里有一味传承的古方中药,大爷和姑姑都不愿意继承,父亲却情有独钟,大学毕业之后,放弃了当时优厚的待遇,选择回家跟着父亲一起做中药,这一做,大半辈子就过去了。

小区新来了一位阿姨,是扫楼道的清洁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QQ里的一声早上好,让人温暖。可早上干了些啥,只有自己知道。因而要有个计划,干点啥,哪怕每天履行一点点,也是向前。

图片 3

每天一大早,我尚未出门,总能听道楼下面传来沙沙的声音,那是她扫地的声音。等到我下楼时,也总能看到她的身影。

早上看到那些锻炼的,跑得热气腾腾,红光满面,我就心生羡慕,自己却做不到。其实,简单的很,只要下决心,就能办到。可是世上越是简单的事越难做,就是太简单了,不屑做。譬如常回家看看,看看在老家年迈的父亲或者母亲,给老人洗哪怕一次脚,好好听他们唠叨十分钟,都不易做到。等真的做不成了,就后悔,后悔又有何用!许多人以孝著名,可是许多官场人,给七老八十的老人做个大寿或者死后排场盖地就认为自己真的孝了,可能想的是过一场事收了多少钱吧。当然,做到问心无愧就行,做到嘘寒问暖就真行,穷有穷孝,富有富孝法。扯远了。

正午的太阳升起来了,光辉洒向地面,于是地面的温度也升起来了,这正是晾晒中药的好时辰,中药早就被我和父亲整齐的摆放在院子里,肆意的享受着太阳的烘烤。他们从五湖四海而来,在这个小院子里结缘,父亲将用传承的古法将他们融为一体,等药成了,远远近近的有腰间盘突出的人就来拿药,因为是手工炮制,每天生产的量有限,所以来的晚的拿不到中药也是常有的事。

看上去,她应该有五六十岁的样子了。着装很整洁,一身农村老年妇女的打扮。她个子虽不高大,但精神很好,见人总是面带微笑。她一笑,便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未雨绸缪也是一种早。早发现,譬如一件事情和人的身体健康,早早发现问题毛病,不酿成大错。早预防,发现问题早做准备,做几套方案,结果会好些。寒号鸟不做早打算,因而冻死了。诸葛孔明死前早早做了几套预备方案,因而蜀军得以全身而退。三楼的大爷早早买了钢碳,因而冬天来临时楼下阿姨慨叹钢碳涨价而他露出自豪。

图片 4

我平时工作早出晚归。她也是早上才来。早上每次下楼,多半能和她碰面。

早知潮有汛,嫁与弄潮儿,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世上没有早知,只有早打算,先知先觉,世上很少,因而俱为奇人。奇人非常人,因而不若未雨绸缪。

人们都知道父亲的故事,来拿药的时候都问父亲后不后悔当初大学毕业之后没去好单位,父亲总是微笑着摇摇头,在父亲眼里,一个好单位有什么意义呢?一味中药的传承连绵不断,薪火相传,才是给多少好单位都不换的事情。

第一次碰见她,其实就是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因要赶着上班,我当时也就匆匆问了一句:“阿姨早上好!搞清洁换人了吗?”典型中国式的明知故问。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在于晨,这都是最美好时节,因而莫在这个时间只知道消受。

"早上好!是的,我已经来了两个多礼拜了。”她也只是回了这么一两句。

起来早还须拾粪,一句早上好,好温馨,要对得住早上这句好,若不努力,将何以堪!

后来,打照面的次数虽然多了,但说话还是很少。

“阿姨早上好,您辛苦了!”这是我习惯性的问候语。也许是出身农村的缘故,我对农村人向来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早上好!不辛苦。上班了,你慢走。”这是阿姨回复我的话,简单而朴实。

这样的碰面周而复始,也没有什么机会多聊几句,也就谈不上了解。直到有一次,我比平时大约早十来分钟出门,因要等坐我车上学的两个孩子,见尚有时间,我就趁机和她聊上了。

“老师早!上班了?”不知她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那天见面她就来了这么一句,着实有点意外。

"是的。阿姨,您比我早呀。噢,是了,今天我想和您多聊两句,可以吗?”我很直接,但也怕妨碍她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