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官网 >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
2020-02-26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共有三部作品获奖,分获奖金10万元:《敦煌经部文献合集》、《肇域志》、《李太白全集校注》。

本报讯10月20日,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在宋云彬先生的故乡浙江海宁颁发。《李太白全集校注》、《敦煌经部文献合集》、《肇域志》等三种图书获“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周绚隆获“宋云彬古籍整理奖·编辑奖”;《七十二家集题辞笺注》获“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图书奖”;上海古籍出版社顾莉丹获“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编辑奖”。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执行总主编杨牧之等嘉宾为获奖作者和编辑颁奖。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评审会主席、复旦大学教授葛兆光介绍说,宋云彬古籍整理奖的评审首先考虑的是古籍本身的重要性如何,其次是考察项目的学术含量、工作量、难度的大小等等,再次是考察整理质量。据介绍,本届评奖工作历时一年多时间,评委包括多位知名学者和出版人。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评选于2018年7月启动。由复旦大学教授葛兆光担任主席,包伟民、程章灿、杜泽逊、高克勤、宫晓卫、顾青、姜小青、刘石、刘玉才、刘跃进、孟彦弘、王锷、吴振武、赵生群等知名学者、出版人参与评选。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王文楚讲述了《肇域志》整理的全过程:“一九八二年三月,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会议召开,根据组长李一氓先生指示,决定《肇域志》列为整理出版的重点书之一。成立《肇域志》整理小组,复旦大学著名历史地理学专家谭其骧先生任组长,参加整理点校的有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吴杰、我,云南大学历史系朱惠荣等。决定以上海图书馆藏《肇域志》为底本,以云南省图书馆藏本、四川省图书馆藏本为参校本,上海、昆明二地分工承担整理点校工作。”

宋云彬古籍整理奖是国内第一个民间筹资创立的古籍整理出版基金奖项,为宋云彬后人将宋云彬毕生收藏书画拍卖所得设立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颁发。该奖项每两年一届,旨在纪念宋云彬先生,继承和发扬其精神,对古籍整理出版优秀成果和编辑人员进行奖励。

2019年10月20日,由中华书局、海宁市档案馆共同承办的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典礼在宋云彬先生的故乡浙江海宁举行。

相关阅读 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出版物印刷服务核心功能保障体系运行!2020年度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资助项目申报全球印刷出版人齐聚北京共商文化传承王泉:首届印刷出版文化研讨会上的致辞商务印书馆媒体融合迈出新步伐

“谭先生原请吴杰先生为全书整理点校作覆校定稿,吴杰先生于八四年二月自愿退出点校组,由我接任吴杰先生之职,负责复旦方面点校稿共二十五册覆校定稿,并负责撰写出版点校凡例,而该书前言由谭先生撰写。云南朱惠荣先生负责昆明共十五册的覆校定稿。”

10月20日,第二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在浙江海宁颁奖。凤凰出版社的《李太白全集校注》、中华书局的《敦煌经部文献合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肇域志》荣获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周绚隆荣获宋云彬古籍整理奖编辑奖。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七十二家集题辞笺注》荣获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图书奖,上海古籍出版社的顾莉丹荣获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编辑奖。

另外,他还讲到要具备责任心:“古籍整理涉及的知识面太广太深,整理、研究、编辑工作中经常遇到问题,‘恶补’是常态,遇到问题不能放过,要多动脑筋,多加钻研。同时,一部好书是作者和编辑合作的成果,宋奖正是联系作者和编辑的一个媒介。”

“此后,整理点校工作历经艰难曲折。复旦发现沪本是清人汪士铎假借顾炎武名义,对原著据己意作了分类改编,随宜定目,又将顾氏手稿的眉批、旁注随意插入正文,失去了顾氏手稿原貌,而云南省图书馆、四川省图书馆藏本基本保持顾氏手稿原貌,但四川藏本漫漶残缺过甚,决定改用云南本为底本。”

“本书原定由中华书局出版,八六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李一氓提议,转交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在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执行总主编杨牧之宣读的颁奖词中,对《肇域志》的整理价值做了高度评价:“《肇域志》世无刻本,钞本较多,整理难度极大。整理者在详细比对存世各钞本后,以云南省图书馆所藏钞本字迹工整、保存完好、忠实原貌之钞本为整理底本,非常恰当。整理本校勘精详,采用全式标点,施加专名线,甫一出版,即得到学界广泛肯定。该书在顾炎武研究、历史地理学研究、清代学术研究等领域均发挥了巨大推动作用。”

周绚隆在二十多年的编辑生涯中,先后编辑出版了《汪琬全集校笺》、《陈子龙全集》、《侯方域全集校笺》、《清代人物生卒年表》、《四库全书荟要总目提要》等二十余部重量级古籍整理著作,产生了较大影响。在古工委常务副主任、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理事宫晓卫宣读的颁奖词中还讲到:“他带领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部,制定了以集部文献为主,侧重元明清三代的出版方向;同时提出古籍‘深度整理’的思路,通过与学术界共同努力,快速推出了一批优质的古籍整理类图书,形成了集中有力的产品线,出版界赞为‘异军突起,特色鲜明’。”

“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新中国的古籍出版史上,曾经扮演过很重要的角色。1954年,《水浒》的整理和出版,标志着新中国整理古籍的开始。它曾经的副牌文学古籍刊行社,也出版过大量古籍,涉及文史哲三个领域。如泷川资言的《史记会注考证》、杜预的《春秋左传集解》等,都是人文社最早影印的。我所做的工作,跟建社之初的前辈们相比,其实差得很远;跟出版界的同行相比,也有很多不足。所以最初听到获奖的消息,我既感到意外,也很惶恐”,周绚隆在获奖感言中如是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