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平台 > 古典医学之葬书·内篇
古典医学之葬书·内篇
2020-02-27

平地龙,即支龙的运动趋势是看地表面的脉胳,所谓脉原一线。山地龙的趋势是看龙脊石骨的走向。好像蛇行一样,爬向东西,又趋向南北。曲屈的又复直行,回环行走又再回环。仿佛蹲在那里要等候什么似的,又好似要抱揽什么东西的样子,又好似欲进,却又是退。表面像静止了,却从深处而来。行龙要像这样积止,即生气内在斗争得到统一,又复再斗争的聚冲,达到新的统一阴和而阳工。土厚而生旺盛的生气,旺盛的生气又生深水,即土多水多。为生气所生的草和木都非常的茂盛。像这样的来龙,其贵一定如千乘,其富一定如万金。《经书》说:如此势止气蓄的形,定能化生万物为上地也。

文/陈益峰

葬者乘生气也。

图片 1

图片 2

生气即一元运行之气,在天则周流六虚,在地则发生万物。天无此则气无以资,地无此则形无以载。故磅礴乎大化,贯通乎品汇,无处无之,而无时不运也。陶促曰:先天地而长存,后天地而固有。盖亦指此云耳。且夫生气藏于地中,人不可见,惟循地之理以求之,然后能知其所在。葬者能知其所在,使枯骨得以乘之,则地理之能事毕矣。

风水之龙脉选择,平地龙、山地龙、土龙、垅龙分别指的是什么?

《四库全书》中收录的葬书

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平地龙,即支龙,以平坦的大地为贵。土龙,即山地龙,或称垅龙,以分支多为贵。龙分支的时候,生气也随之而分,支龙到头龙尽时,生气也随之而终。观垅龙或支龙分支开嶂的方法,其势在束气时要隐隐的细小,展气时又要隆隆的庞大。即像蜂腰鹤膝。之玄曲屈,微妙玄通。这样的龙脉就是好的龙脉了。

  《葬书》亦称《葬经》,是风水鼻祖郭璞编撰的最为权威的风水经典,全书首次提出风水的概念,为历代研究风水者必读之书,被历代地理人子奉为正宗宝典。清朝康熙年间编纂的《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将其收入丛书之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并驾齐驱的中国古代三大文化巨著之一。

五气即五行之气,乃生气之别也,夫一气分而为阴阳,析而为五行,虽运于天实出于地。行则万物发生,聚则山川融结,融结者,即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也。

图片 3

  葬者,藏也,乘生气也。

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经书》说:平地龙有吉气的,是在平地随土而起脉,垅龙到头聚气的,必定有随龙水比肩随龙而来,交会而止。像这样的龙顺势一起一伏的回复始终与形吻合,在龙尽气钟,诸水交会之处选址点穴,就永吉无凶了。

  注解:埋葬,就是收藏起来的意思,收纳生气,也就是阴阳之气。

父母骸骨,为子孙这本,子孙形体,父母之枝,一气相应,由本而达枝也。考试程子曰:卜其宅兆,卜其他地之美恶也。地美则神灵安,子孙盛,若培壅其根而枝叶茂,理固然也。恶则反是。蔡季通曰:生死殊途,情气相感,自然默与之通。今寻暴骨,以生人刺血滴之而渗入,则为亲骨肉,不渗则非。气类相感有如此者。则知枯骨得荫,生人受福,其理显然,不待智者而后知也。或谓抱养既成,元非遗体,僧道嗣续,亦异所生,其何能荫之有?而不知人之心通乎气,心为气之主情通则气亦通,义绝则应本绝。故后母能荫前母子,前母亦发后母儿。其在物则萎薮螟蛉之类是也,尚何疑焉。

{"type":2,"value":"

夫阳阳之气,噫(ài)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

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注解:天地阴阳之气,吐出来为风,升到天上为云,下降下来为雨,在地中行走,为生气。

父母子孙,本同一气,互相感召,如受鬼福,故天下名墓,在在有之。盖真龙发迹,迢迢百里,或数十里,结为一穴。及至穴前,则峰峦矗拥,众水环绕,叠樟层层,献奇于后,龙脉抱卫,砂水贫聚。形穴既就,则山川这灵秀,造化之精英,凝结融会于其中矣。苟盗其精英,空窃其灵秀,以父母遗骨藏于融会之地,由是子孙之心寄托于此,因其心之所寄,前能与之感通,以致福于将来也。是知人心通乎气,而气通乎天。以人心之灵,合山川这灵,故降神孕秀,以钟于生息之源,而其富贵贫贱,寿夭贤愚,靡不攸系。至于形貌之娇丑,并皆肖象山川这美恶,故篙丘岳生申,尼丘孕孔,岂偶然哉!呜呼,非葬骨也,乃葬人之心也;非山川之灵,亦人心自灵耳。世有往往以遗骨弃诸水火而无祸福者,盖心与之离故也。

  噫,本来指噫 [ài],饱食或积食后,胃里的气体从嘴里出来并发出声音。噫,即吐气的意思。噫、升、降、行,都指气的变化形势。风、云、雨则指气存在的不同形态。风、云、雨泛指外气。行乎地中,则指内气。

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

 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汉未央宫一日无故钟自呜,东方朔日:必生铜山崩应。未几西蜀果奏铜山崩,以日摈之,正未央鸣之日也。帝问朔何以知之,对曰:铜出于山,气相感应,犹人受体于父母也。帝叹曰:物尚乐,况于人乎!昔曾子养母至孝,子出,母欲其归,则口齿指,而曾子心痛。人凡父母不安而身离待侧,则亦心痛,特常人孝心薄而不自觉耳。故知山崩钟应,亦其理也。

  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木华于春,栗芽于室。

  注解:生气在大地中行走,发出来就会长生万物。

此亦言一气之感召也。野人藏栗,春至,栗木华,而家藏之栗亦芽。实之去本已久,彼华此芽,盖以本性原在,得气则相感而应,亦狱父母之骨葬乘生气而子孙福旺也。夫一气磅礴于天地间,无端倪,无终穷,万物随时运化,本不自知,而受造物者亦不自知也。

 人由父母所生,与父母骨脉相连,二者气体相同。葬得生气,则先人之骨骸得气,遗体受荫。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入骨,以荫所生之法也。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

乾父之精,坤母之血,二气感合,则精化为骨,血化为肉,复藉神气资乎其间,遂生而为人。及其死也,神气飞扬,血肉消溃,惟骨独存。而上智之士,图葬于吉地之中,以内乘生气,外假子孙思慕,一念与之吻合,则可以复其既往之神,萃其已散之气。盖神趋则气应,地灵而人杰,以无为有,借伪显真,事通阴阳,功夺造化,是为反气入骨,以荫所生之法也。

  故葬者反气纳骨,以荫所生之道也。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丘垅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

  注解:人体的生命,是生气聚集,凝结结于骨。人死后,血肉很快腐烂,而骨独留。葬是使父母先人之骨,纳生气。而先人得安,则反来荫护其所生的后人。所以《狐首经》说: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丘垅为阴,冈阜为阳。丘言其高,骨乃山这带石者。垅高不能自立,必藉石带土而后能耸也。冈者迹也,土山为阜,言支之有毛脊者。垅之有骨,气随而行则易见,支无石,故必观者毛脊而后能辨也。然有垅而土、支而石、垅而隐、支而隆者,又全藉乎心目之巧以区别也。

  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

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

    木华于春,粟芽于室。

谓生气随支拢体质浒,滔滔而去,非水界则莫之能止。及其止也,必得城郭完密,前后左右环围,然后能藏风,而不致有荡散之患。经云:明堂惜水如惜血,堂里避风如避贼。可不慎哉!

  注解:西面的铜山崩裂,东面未央宫的铜钟突然自鸣。春天一到,木感其气,自然枝繁叶茂。粟虽藏于室内,但季节一到,自然发芽。以铜钟、植物得气则相感而应,来说明葬乘生气,则子孙得福之理。

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西汉时期,皇宫未央宫前殿钟无故自鸣,三天三夜不停止。汉武帝问东方朔,东方朔说铜是山的儿子,山是铜之母,钟响就是山崩的感应。三天后,南郡(荆州)太守上书说山崩了二十多里。

高城之地,天阴自上而降,生气浮露,最怕风寒,易为荡散。如人深居密室,稍有蹿隙通风,适当肩背,便能成疾。故当求其城郭密固,使气之有聚也。平支之穴,地阳自下而升,生气沉潜,不畏风吹。[缺]出在旷野,虽八面无藏,已自不觉。或遇穴晴日朗,其温和之气自若,故不以宽旷为嫌,但瑞横水之有止,使气之不行也。此言支城之取用不同有如此。

  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

风水之法,得水为土,藏风次之。

  注解:生气在地中行走,人们难以直观地看到,但可以通过龙脉的形势来判断其行止。龙脉自祖宗山发脉,一路跌宕起伏,如万马之奔腾,则知其气之行。龙停止不走,则得水之界,水聚则势止,则生气开始聚集。

支拢二者俱欲得水,高坡之地,或从腰落,虽无大江拦截,亦必池塘以止内气,不则运河 不稍远,而随身金鱼不可无也。傥金鱼不界,则谓之雌雄失经,虽藏风亦不可用。平支之地,虽若无蔽,但得横水拦截,何嫌宽旷。故二者皆以得水为上也。

  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经曰:外气横形,内气止生。盖言此也。

  注解:龙穴之气,要其聚。散荡无收,则必不结穴。龙之行,气未止,亦不结穴。古人寻找生气聚集不飘散,龙脉停止结穴的地方,所以这门学问也叫为风水。

水流土外,谓之外气;气藏土中,谓之内气。故必得外气形横,则内之生气自然止也。此引经以结上文得水为上之意。

  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何以言之?气之盛虽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

  注解:水为龙之血脉。结穴真假,行龙起止,全在于看水之分合。水之分,则龙未止而无气可乘。水之合,则龙停水蓄,有生气可乘。所以,风水之法,以得水为上。水得而风自藏。

高垅之地,落势雌雄,或去或止,各有[缺]作自[缺]一地可尽其力量也。而好龙多从腰落,分布枝蔓于数十里之间,或为城郭朝乐官曜禽鬼捍门华表罗星之类,皆本身自带不可为。彼既流行,而余者非止也,但当耱其聚处,而使之不散耳。平支之龙,大山跌落平洋,四畔旷阔,其为城郭,亦不过高逾数尺而已,且去穴辽远,朝山一点,在乎云霭之表,人莫不以八风无蔽为嫌,又岂知支戏气隐,若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也,但得横水拦截,使之有止耳。此方支拢之气盛者如此。

  气之盛而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

故藏于涸燥者宜深,藏于坦夷者宜浅。

     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

上句方拢,下句言支。高垅之地,阴之象也,气在内,强刚而觉悟下,故言涸燥当深葬。平支之地,阳之象也,气在外,弱柔而浮上,故方坦夷当浅葬。

  注解:来龙气盛,如万马奔驰,一路远去,看似未止。但大干龙虽行,而分枝劈脉的支龙,得水界止,仍能结穴。水自发源之处,一路奔流湍急,其气散而未聚。遇穴结之处,深静停蓄,众水交合与一处,亦能有结。

经曰:浅深得乘,风水自成。

  经曰:外气横行,内气止行,盖言此也。经云:浅深得乘,风水自成。

高拢之葬,潜而弗彰,故深,取其沉气也;平支之葬,露而弗隐,故浅取,其浮气也。得乘者,言所葬之棺,得以乘其生气也。浅深世俗多用九星白法以定尺寸,谬也。不若只依金银炉底求之为得。

  注解:外气即水之气。内气即龙之气。《狐首经》说:龙行而直去,得水界之,水必横栏于龙之前,故云外气横行。龙得水界,则气聚,故去内气止生。《狐首经》说:深浅之理,南北有异,垅支有别。窝钳宜浅,乳突宜深。宜浅而深,则有水患。宜深而浅,则怕蚁侵。浅深得宜,则风水自成。

夫阴阳之气,噶而为风,升而且为云,降而为雨。 凡所以位天地、育万物者,何莫非此气邪!斯盖因曰葬乘生气,故重举以申明其义。愚尝谓能生能杀,皆此气也。葬得其法,则为生气,失其道,则为杀气。如所谓加减饶借吞吐浮觉之类,并当依法而剪裁之,不致有擅杀冲刑破腮翻斗之患也。

图片 4

夫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

陈益峰师傅在云南相地

气本无体,假土为体,因土而知有此气也。水本无母,假气为母,因气而知有此水也。五行以天一生水。且水何从生哉?生水者金也,生金者土也。土腹藏金,无质而有其气。乾藏坤内,隐而未见,及乎生水,其兆始萌。言气为水母者,即乾金之气也。世人不究本源,但以所见者水尔,故遂以水为天地之始,盖通而未精者也。

  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

经曰:土形气形,物因以生。

  故藏于涸燥者宜深,藏于坦夷者宜浅。经曰:土行气行,物因以生。

生气附形而有,依而行,万物亦莫非[缺]也。此引经结上有文有土斯有气之意。

  注解:气藏乎地中,所以土是生气的母体。土行则气行,有土才有气。生气为水之母,又生气才有水的产生。

未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

  高山之地,缺少水份,其气沉,故埋葬宜深。平洋之地,水位较高,其气浮,故埋葬宜浅。

气行地中,人不见,其始也则因地之势而知其行,其次也又因势之止而知其聚也。

  生气行乎地中,气随土行,土行则气行。生气因土而存,有气则有水,所以万物依赖水土而生。

葬者原其起,乘其止。

占山之法,势为难,形次之,方又次之。

善葬者,必原其,起以观势,乘其止以扦穴。几言止者,乃山川融结,奇秀之所有,非明眼莫能识也。《片玉髓》云:草上露华偏在尾,花中香味总居心。其止之谓与!或谓粘穴乘其脉之尽处为止,然则盖倚撞安可以止云。不知人正恐后世不识止处,故立为四法以乘之。夫盖者止于盖,倚者止于倚也,撞粘莫不皆然,唯观义之所在,高低正侧,何往而非止乎!

  注解:龙脉有起有伏,有肥有瘦,有生有死,这种气势很难把握。而穴之形,则有五星、九星之别,有窝钳乳突之说,有形穴之论,也难辨别。至于方位,指的是某方来龙,某方来水,水出某位,宜立某向,某方有砂,属于理气的范围,则又次之。

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

 夫千尺为势,百尺为形。

平夷多土,陡泻多石,支之行必认土脊以为脉,城之行则求石脊以为骨。其行度之势,委蛇曲折,千变万化,本无定式,大略与丘拢之骨、冈阜之支略同。

  注解:势为来龙之气势,从祖宗山、少祖山、父母山及其行度中看出来。生旺之龙总是星峰端正,跌宕起伏,屈曲摆折。形即结穴处的地形,穴星有五星、九星之分,穴形有窝钳乳突之分。

千足为势,百尺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