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平台 > 老子智慧:道生万物,就意味着道大物小吗?
老子智慧:道生万物,就意味着道大物小吗?
2020-03-12

图片 1

在远古的时代,从自然界渐渐苏醒的人类对世界发生了疑问,人类所处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是从何而来,因何而存在?

图片 2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敬畏,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做起事来会毫无顾忌,没有底线。

远古的人类几乎找到了一个共通的来源,那就是神。山河万物,风云雷电,皆是神灵的创造。

轴心时代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2012年提出,是指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小时候看《燕子李三传奇》,燕子李三上刑场之前,豪迈的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比如基督教的《圣经》,在其开篇《创世纪》中详细描述了世界的诞生。

这个时代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以色列先知、释迦牟尼、孔子、老子等先哲。他们创立各自的思想体系,共同构成人类文明的精神基础,至今都无法超越,未来也不可能超越。

在他生存的那个乱世之中,小人物为了生存,只有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拿命博取生活资源。

上帝用五天的时间创造了天地万物,在第六天依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让人类来管理地球上众多的生灵。从这个神话可以看出来,上帝是一切的主宰,而人类是自然界的主宰,世间一切都因上帝而存在。

在中西方哲学思想体系中,对于“德”的思想却是惊人的相似。

况且,燕子李三不全为自己,他劫富济贫,帮助了许多贫苦的人,他的结局,令人赞叹与可惜。

在中国古老的典籍中,也有类似的记载,《诗经·商颂·玄鸟》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哲学王”的思想,由哲学家担任国王,或是让国王成为哲学家。那时哲学家与现在哲学家有所不同,在柏拉图时代,一切科学都被包含在哲学之中,哲学几乎是一切科学的总称。

图片 3

《诗经·商颂·长发》说:“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哲学王,具备最高的知识,把握绝对的善,洞悉万物的本原,克己奉公、不为利动、适时进退。哲学王具有柏拉图所要求的人的所有美德,因而也最具有统治国家的“资格”。

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大意是说:我殷商从不违帝命,信仰虔诚传至成汤。先祖汤王的诞生恰逢其时,圣洁敬畏与日俱增。汤的祷告持久绵长,敬奉上帝虔心至诚,上帝授予治理九州的使命。

道家和儒家也有相同的观点。儒家理论认为,在理想国里,国家的统治者必须是个圣人,只有圣人才能担负治国的重任。为此,孔子提出“内圣外王”的思想。内圣是指致力于内心灵魂的修炼,即“德性”,在外由于他的“德行”,所以在人群中好似首领。

但如果天不怕、地不怕的做派,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的话,只能给自己带来毁灭。

《诗经·周颂·天作》说:“天作高山,大王荒之。

道家认为,道是天地万物的起源。万物形成时,就有“道”在内。“道”就是德。“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是万物的由来,“德”则是万物存在的根本。德则是“能力”或“品德”,在万物则体现为事物的本性,在人的身上体现为人伦关系的德行。

1

《尚书·周书·秦誓》说:“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

《道德经》第七章所述:“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老子认为,得道的圣人能效法天地的法则立身处事,去掉自我人为的自私,把自己假相的身心摆在最后,把自我人为的身心,看成是外物一样,不值得过分自私。因为自身的存在满足了整体的需要,当然,作为个体的个人的利益也就得到了满足。

人活着当有敬畏,人当敬畏什么呢?

天创造山河大地,也降生老百姓,而且替他们降生了君主和师长,这些君主和师长的惟一责任,就是帮助上帝来爱护百姓。

老子这一段内容,与斯宾诺莎的思想不谋而合。斯宾诺莎认为德行是行为的力量,是能力的体现。一个人越能保存他的存在并且寻求对他有用的东西,他的德行也就越高。

某国有好事的记者在该国最繁华的城市街头随机采访来往行人,问题是:如果你有一件隐身衣,你第一件事做什么?结果80%的人说,第一件事去抢银行。

从《诗》、《书》的记载来看,帝和天有着同样的功能,是帝、天创造了世界。

西方哲学宣扬利己和个人主义的思想,提倡每个人爱自己,寻求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德行正是维持个体的存在,积蓄个体力量,并在此之中获得快乐。

再问现实中为什么不去抢呢?回答说有警察呀。看来,人生存于社会,不能没有对法律的敬畏。

《圣经》中的上帝也好,《诗》、《书》中的帝和天也罢,他们创造了一切,也就主宰着一切。《圣经》中记载,上帝的命令不可违背,否则上帝就会降下惩罚。

那么德包括哪些美德的修为呢?

但是在特殊的年代,或者特殊的条件下,可能存在法律不起作用的情况,这个时候该怎么办?这时候宗教家出场了,他说,如果作恶的话,死后会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诗》、《书》中的帝、天也是如此,商汤灭夏,周武王灭商,都是帝、天的旨意。

古希腊公认的四大美德为:勇敢、正义、节制、智慧。苏格拉底认为,在所有的美德共通本性则是“知识能力”、“理性”或是“智慧”,因为人的灵魂的本性就是“理性”,人缺失了知识或是理智,则是罪恶的开始。

所以,人对冥冥中的神要有敬畏,他会使人避免犯罪。但有人说,我不信有来生,我不信上帝,你奈我何?

了解了帝、天对世界的主宰,再看看道家的创世论,道家的特色就十分鲜明了。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所以苏格拉底提出了“未经审视的人生都不值一过”,“认识你自己”就意味着认识你的本性所在,即认识你的理性或有知识的认识能力。

这时候孔子出场了,孔子说,做人要讲良心,没有良心的话,还是个人吗?

道展现为统一的整体,整体里面有阴阳二气,阴阳二气相互交感,就有了阳、阳、和三气,由这三气产生万物。万物都是阴阳交合的和谐体。

中国哲学素王孔子认为,对于个人品德而言,仁义最重要的。“仁”则是最完美的品德,基础则“爱人”。一个人缺乏仁爱之心,他就无法承担人伦关系各种责任。“义”则是严格的道德律,是观念社会规范。“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义利之辨”是儒家最重点的内容。

所以,人对圣人应该敬畏,他会使人避免沦为禽兽。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如此看来,道创生万物与帝、天创造万物完全不同,帝、天是以自我的意志创设万物,而道生万物是自然而然流衍而来的,不需要主观的创造。

“仁”的实践,儒家归纳为“忠恕之道”。“忠”即为为人着想,为事尽力。而“恕”即为“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也就是“已之所欲,施之于人”和“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忠恕之道”也称“絜矩之道”,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子(絜矩),随时用来衡量自己和别人的行为。

这三种敬畏,分别对应着对天、神的敬畏,对法律的敬畏和对圣人的敬畏。

所以,道与万物的关系与帝、天与万物的关系完全不同。帝、天对万物是主宰,是控制。而道对万物却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从“义”中,儒家又发展“为而无所求”的思想。意思就是一个人做应当做的事情,竭尽全力,不在乎成败。做事的意义就在做的本身。孔子说:“道之将行与也,命也,道之将废与也,命也。”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