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唯一网址 > 第十九歌计性格很顽强在荆棘塞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癫龙 檀香车 独孤红
第十九歌计性格很顽强在荆棘塞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癫龙 檀香车 独孤红
2020-01-18

叶长青

司徒千钟

黄先生出了“楞严寺”他站在“楞严寺”前那石阶上,目光左右略一扫动,那唇边笑意更浓,旋即他步下了石阶。 黄先生没往别处去,他循原路返回了‘鸳鸯湖’。 黄先生步履潇洒,行云流水般,很快地便到了去“南湖”必经的“三塔塘”,“三塔塘”也就是“血影禅院”的所在地。 这一带虽属去“南湖”所必经,但在这时候行人少之又少,前后望望也只不过黄先生一个。 黄先生刚走到“三塔塘”蓦地一缕沙哑苦涩话声从那“三塔塘”旁的一大片芦草丛中飘起:“朝秦暮楚,三心二意的不忠不义人,还我命来。” 黄先生停了步,目光一凝,惊声问道:“是谁躲在芦草丛中吓人。” “谁!”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我,淹死鬼,屈死冤魂。” 黄先生双眉一扬,道:“阁下何方同道,为什么不站出来说话,躲在芦草丛中装神扮鬼。” “装神扮鬼!”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你以为我是装,我是扮么,泥鳅精,你倒健忘得很啊,忘了那‘鸳鸯湖’中羞愤投水之人了么!” 黄先生“哦!”地一声道:“原来是阁下,我说嘛,碍我这一美事的还有谁,阁下当真已经死去了么?”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这还有假么,不信你到湖底看看去,我的尸体还在湖底污泥中,差不多全让鱼虾毁了,这都是你害的。” 黄先生摇头叹道:“像阁下这么一位倜傥的人物,转眼两天不到竟成了鬼物,怎不令人惋惜,怎不令人悲叹,也让人埋怨天心之冷酷。” 顿了顿道:“阁下,是你自己要投水,又不是我推你下水的,怎么说是我害了你。” 那沙哑苦涩话声道:“你倒会猫哭耗子假慈悲,怎么不是你,要不是你折辱我,戏弄我,我也不会羞愤投水自绝。” 黄先生道:“就算是我害了你吧,那么你阁下如今拦路意欲何为?” 那沙哑苦涩话声道:“你可听说过屈死冤魂报仇,淹死鬼找替身的事!” 黄先生道:“我听说过,怎么样!”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我也要报仇,我也要找替身!” 黄先生道:“我明白了,阁下是要找我的霉气,可是?”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我何止要找你的霉气,我要把你拖进这‘三塔塘’中,让你七窍之中塞满了泥砂,活活的蹩死你。” 黄先生一笑说道:“好心肠,阁下这般狠毒,纵然找到了替身,只怕也难以轮回转世。”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只要能报了仇,雪了恨,我宁愿永远做个冤魂。” 黄先生微一点头道:“那好,我就站在此处,你来拖吧。”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不忙,我要再等等。” 黄先生道:“阁下不是急于报仇雪恨么,还等什么?” 那沙哑苦涩话声说道:“如今你的阳气太盛,我不敢近,我要再等片刻,等你阳气过中庭稍减之后再出去下手拖你下来。” 黄先生笑了,道:“你可以等,我不能拖,癫龙阁下,藏头缩尾算得什么英雄,你若有意,请随我‘血影禅院’中聚谈片刻。” 迈步往“血影禅院”走去。 只听那片芦草丛中响起一声惊诧轻呼:“你……”只一个“你”字,陡即寂然。 “血影禅院”离黄先生适才站立处不远,是故转眼工夫不到,黄先生便踏进了那远近闻名的“血影禅院”。 黄先生甫到“血影禅院”的大天井里,使立即抬眼望着那空无一人,寂静异常的大殿门,扬声笑道:“没想到阁下竟早我一步先到了,既然阁下早我一步先到了,为何还作那羞于见人的忸怩女儿态。” 黄先生话声方落,只听那大殿之中传出个冰冷话声:“泥鳅精,闭上你那张尖嘴。” 随着这冰冷话声,空无一人的大殿中转出一人,一袭白里泛黄的儒衫,边幅不修,举止皆癫态,正是那位画舫中投水没顶的中年文士。他在那高高的大殿门口停步,寒着一张略嫌苍白的脸,一双森寒四射,犀利夺人的目光直逼天井里的黄先生:“你认得我!” 黄先生含笑说道:“鼎鼎大名‘九龙’之中的癫龙我若不知道,岂不是太以孤陋寡闻。” “癫龙”东郭逸道:“既知我癫龙,当非泛泛之辈,报你的名字。” 黄先生道:“癫龙阁下,我有名无字,姓黄,叫玉。” 东郭逸脸上微泛诧异之色:“黄玉!” 黄先生点头说道:“不错,草头黄,金玉之玉。” 东郭逸道:“我没听说过。” 黄先生道:“本来是藉藉无名,默默无闻的小角色。” 东郭逸冷笑说道:“你休谦虚,更不必做假,一个藉藉无名,默默无闻的人能在功力上略胜我癫龙半筹,只怕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 黄先生道:“癫龙阁下,有的人淡泊,有的人好名,有名的人并不一定所学就高,本事就大,没名的人也不一定个个都是只配挨打的笨蛋窝囊废,我懒得多说了,一句话,信不信任凭阁下了。” 东郭逸道:“这倒是一句干脆话,你约我到‘血影禅院’来有什么事?” 黄先生道:“我想看看阁下究竟是人是鬼。” 东郭逸道:“如今你看见我了,你怎么说?” 黄先生道:“我说你阁下是人非鬼。” 东郭逸道:“怎见得我是人非鬼。” 黄先生笑道:“阁下这一问就显得外行了,‘血影禅院’中到处是神位,鬼物焉敢进门。” 东郭逸冷笑一声道:“少废话了,说你的用意吧。” 黄先生道:“我敬遵龙谕,不过在我没有说明用意之前,我要向你阁下请教几句。” 东郭逸道:“你要问我什么?” 黄先生道:“你阁下何事来到‘嘉兴’‘南湖’。” 东郭逸道:“普天之下,任我遨游,我想上那儿上那儿,爱上那儿上那儿,怎么,这‘鸳鸯’名湖别人来得,我就来不得么?” 黄先生道:“阁下这是发的那门子脾气,那门子火,我并没有说阁下不能来,我只是问问阁下为什么来?” 东郭逸道:“你又为什么来?” 黄先生道:“阁下,是我问你。” 东郭逸道:“让我先问你也是一样,我想先听听你怎么说。” 黄先生道:“我是来卖力气,卖命,找饭吃的,你呢!” 东郭逸脸色一寒,道:“我是来要命的。” 黄先生呆了一呆,笑道:“这倒好,我卖命,你要命,简直针锋相对,我卖的是自己的命,你阁下要的又是谁的命?” 东郭逸冷冷说道:“谁卖命我就要谁的命。” 黄先生“哦!”地一声道:“我明白了,敢情你阁下是来跟‘檀香车’、‘金顶轿’作对的。” 东郭逸道:“霍冷香跟温娇娜,这两个不入流的女魔淫娃也配。” 黄先生道:“不人流,阁下别忘了,她两位都名列‘六异’。” 东郭逸冷笑说道:“‘十奇’都未放在我眼中,又何况‘六异’,跳梁小丑,末流宵小而已。” 黄先生道:“好大的口气,阁下是够狂,够傲的。” 东郭逸道:“我名列‘九龙’之内,在‘十奇’、‘六异’之上,不该么?” 黄先生摇头说道:“我不跟阁下作无谓的争辩,我只问阁下究竟是跟谁作对!” 东郭逸道:“那欺世盗名,一手掩尽天下人耳目的无耻无格匹夫。” 黄先生道:“这么说阁下是指……” 东郭逸冷然说道:“自然是指那‘妖龙’皇甫华。” 黄先生一怔说道:“皇甫华何时又变成‘妖龙’了。” 东郭逸道:“以他的作为还配称‘玉龙’么!” 黄先生笑了笑,摇头说道:“这就怪了。” 东郭逸道:“什么怪了?” 黄先生道:“阁下可能容我直说一句。” 东郭逸冷笑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让我代你说了吧,‘癫龙’是个介于正邪之间的人物,真要说起来,这个邪字也占的还要多一点,既然这样,为什么还那么不齿皇甫华的作为,可是?” 黄先生不禁动容,道:“阁下高明!” 东郭逸冷笑说道:“我连这点都看不透,还配名列九龙之内么,让我告诉你,东郭逸虽然沾得一个邪字,那一半是由于我狂而玩世不恭,放荡不羁,另一半则是因为我善恶随心,下手狠绝,不留活口,真要说起来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良心的事,你明白了么?” 黄先生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许你阁下为一正派人物。” 东郭逸道:“我并不希望世人许我是个正派人物,正派人物又如何,欺世盗名,假冒伪善之辈比比皆是,皇甫华可是称奇称最的正派人物,又如何,假如让我置身这种正派人物之中,终日与他们为伍,我宁愿多沾一点邪气,不愧不怍地做我的邪派人物。” 这番话,听得黄先生暗暗点头,他道:“看来世人应该把这正邪之途重新划分一下。” 顿了顿,接问道:“我请教,阁下既是为跟皇甫华作对而来,为何又有专要卖命人的命之语,阁下不齿的是皇甫华,跟我们这些卖命的人何干。” 东郭逸冷笑说道:“我生平最恨的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人,你听说过么,要想除一恶兽,必先去其爪牙。” 黄先生道:“这么说,阁下是打算先除爪牙,再除恶兽了,也就是说要先除去我们这些卖命的人,然后再对付皇甫华了。” 东郭逸道:“不错,这正是我的打算。” 黄先生笑笑说道:“阁下可知道皇甫华名列‘九龙’之首。” 东郭逸冷笑道:“如今他不配了。” 黄先生道:“配不配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的一身所学在当世之中仍是最高而无敌手的,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东郭逸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他的对手!” 黄先生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阁下谅必也……” 东郭逸冷笑说道:“我承认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古今那一个巨奸大恶到头来不是在正义与真理之前倒下去的。” 黄先生一点头道:“好话,不错,古来不乏实例,无如,那起先是要经过很多的牺牲,也就是说在巨奸大恶没倒下去之前,有不少为真理,为正义的卫道之士,要先倒在他脚下。” 东郭逸点头说道:“这道理我也明白,我认为那值得。” 黄先生道:“这么说阁下是抱定决心,准备牺牲,做个慷慨之士了。” 东郭逸豪放地说道:“倘若牺牲一个东郭逸,能除此淫恶的妖龙,东郭逸不惜蹈汤赴火,不惜百死,也能不惜粉身碎骨。” 黄先生深深一眼,点头说道:“阁下令人敬佩,以我看阁下才配名列‘九龙’之首。” 东郭逸道:“东郭逸并不好名,宁愿敬陪末座。” 黄先生沉吟了一下,抬眼说道:“癫龙阁下,你且慢言杀我,也请撇开报仇雪恨休谈……” 东郭逸道:“报仇雪恨是假,除去恶兽之爪牙是真。” 黄先生道:“不管你阁下是除恶兽之爪牙也好,要报仇雪恨也好,都请暂时撇开别谈……” 东郭逸道:“暂时撇开别谈,为什么?” 黄先生道:“因为我要告诉你几件事,贡献你阁下一个除奸铲恶的不二法门,你阁下可愿意听听。” 东郭逸诧异地投过一瞥,道:“你要贡献我一个除奸铲恶的不二法门。” 黄先生道:“是的,阁下可愿意听听。” 东郭逸冷然点头道:“愿意,不过我有个条件。” 黄先生道:“怎么,阁下还有条件,阁下有什么条件?” 东郭逸道:“先让我挖出你的心看看,看看你究竟要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搞什么鬼!” 黄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么说你阁下是不信。” 东郭逸冷笑说道:“你把东郭逸当成三岁孩童。” 苗先生道:“这么说阁下也不能暂时撇开除兽之爪牙不谈。” 东郭逸道:“不错,我办不到。” 黄先生眉锋一皱,道:“这就麻烦了。” 东郭逸道:“一点也不麻烦,有什么麻烦的,举手之劳而已。” 黄先生抬眼问道:“你认为那么容易么?” 东郭逸道:“你的功力我领教过,我承认你的功力不凡,也可能略高我半筹,但我还有动手过招杀人的绝学,在这方面你未必比我强。” 黄先生微一点头道:“有了,这样好么,倘若你比我强,那么一切休谈,你尽管下手杀我。” “废话!”东郭逸道:“你以为我还会留你么?” 黄先生道:“阁下别忙,我还有后话,假如你这动手过招杀人的绝学仍不如我?” 东郭逸截口说道:“你杀了我就是。” 黄先生摇头说道:“不,我不杀你,我不是魏徵,没学过屠龙……” 东郭逸面泛诧异之色,道:“怎么,你不杀我?” 黄先生道:“是的,我不杀你,我要你听我告诉你几件事,听我告诉你那除奸铲恶的不二法门,然后要你听我的话。” 东郭逸目光凝注,没说话。 黄先生问道:“如何,你可愿意?” 东郭逸道:“我在想,你的话到底有多少真实成份。” 黄先生道:“句句真实,你别以为听我的会比死舒服,也许到时候你会宁愿死,而不愿听我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只要你败在我手下,我就掌握了生杀大权,连命都输出去了,你又何在乎别的。” 东郭逸猛一点头道:“有理,没想到你竟然颇为可人,我竟然也有点喜欢你起来了,我点头就是。” 黄先生目中异采一闪,道:“癫龙阁下,你我君子一言。” 东郭逸点头说道:“当然,你把东郭逸当成了什么人。” 黄先生道:“既然你能一诺千金就好。” 东郭逸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已然成竹在胸,胜算在手,很有把握。” 黄先生摇头说道:“那要在动过手后才知道,目前我胜败之比是一半一半,人都是这样,谁愿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东郭逸动容说道:“我越发地喜欢你了,连这一点你都跟我一样。” 黄先生道:“那是我的荣幸,别多说了,阁下,烦劳玉趾一下,请下来吧,这天井宽敞一点。” 东郭逸没犹豫,举步拾级而下,直逼黄先生面前,道:“你我这就动手么?” 黄先生摇头说道:“不急在这一会儿,我还有话说。” 东郭逸道:“有话尽管说,一俟动起手来就不会有机会了。” 他也很有把握,黄先生没在意,笑笑说道:“以阁下看,你我要分出胜负,得过多少招?” 东郭逸想了想道:“恐怕得十招以上。” 黄先生道:“一俟高下分出,多斗也是无益,照你的看法,你我就以十招为限,如何?” 东郭逸道:“万一十招过后仍未分出胜负呢?” 黄先生道:“那容易,你我再接着斗下去,一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东郭逸微一点头道:“使得,也只有这样了,你说完了么?” 黄先生道:“该说的都说完了。” 东郭逸道:“那么现在可以动手了。” 黄先生道:“是时候了,阁下请吧。” 东郭逸目光一凝,道:“你要我先动手。” 黄先生道:“莫非阁下还自诩身份。” 东郭逸道:“当然,谁叫我名列‘九龙’之内。” 黄先生笑笑说道:“阁下恐怕不知道,我对‘九龙’的看法,跟阁下对‘六异’的看法完全一样。” 东郭逸脸色倏变,冷哼一声道:“那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探掌抓了过来。 “癫龙”有点欺人,他这一招居然由中而进。 其实黄先生明白,东郭逸这看似狂傲的一招完全是虚着,只诱得对敌一方身动,第二招绝学便会闪电递出。 他有心试试东郭逸的掌上功夫造诣,他故作没看出这一招是虚着,空待东郭逸掌力近身,他忽地向左一闪。 只听东郭逸一声冷笑,道:“好眼力,不过如此!” 手臂暴长,灵蛇一般地如影追形袭至,五指一拂,飞快地向黄先生右肩击去,这一招快捷如电,令人难躲。 但黄先生何许人,又是明知那虚着之后紧接着会来这一招,所以他气定神闲,含笑飞起一指直向东郭逸喉结点去。 这一招攻敌所必救,东郭逸若不撤招自救,黄先生的右肩固然会伤在他掌下,而他也势必在黄先生这一指之下翻身倒地不起不可。 东郭逸面泛惊容,双眉一剔,冷哼说道:“原来你只会投机取巧。” 身形飞旋,人已到了黄先生身后,五指仍那么一拂,直取黄先生后心重穴,应变之速,令人咋舌。 黄先生轻笑一声道:“难怪你能名列‘九龙’之内。” 转身出掌,硬迎东郭逸那一拂千钧的五指。 指掌接实,只听砰然一声,黄先生没动,东郭逸却已立足不稳,往后退了三步。 东郭逸脸色一变,冷然说道:“这叫动手过招,还是叫拚斗内力!” 黄先生笑道:“我一时情急,只有跟阁下拚一下内力,如今三招已过,从第四招开始,我保证跟阁下在拳脚上作一番较量就是。” 东郭逸冷哼说道:“这第三招你若不拚内力,只怕已经伤在我五指之下了。” 黄先生道:“阁下若是技高一筹,在以后这七招内仍能胜我,何必在这第三招上显露小气。” 东郭逸冷笑说道:“没想到你还生就一张巧嘴。” 未见他作势,人已挟雷霆万钧之势欺了过来。 黄先生朗笑一声道:“你我就在这天井里活动活动吧!” 他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潇洒异常地闪身迎了上去。 两条人影甫接,只见四周风起,忽忽之声大作,声势好不惊人,“九龙”平常难碰头,龙斗龙之事更是难得一见,可惜这‘血影禅院’里没有一个人能饱眼福。 高手过招迅捷如电,转眼间又是五招过去,只剩下两招了。 “癫龙’’东郭逸的确不凡,他能列名“九龙”之内也绝不是侥幸,他的一身所学果然在当世三五人间。 无如,他碰上的是名列“九龙”之首的黄先生。第九招上,东郭逸身形一闪,忽然往后退去。 黄先生道:“阁下,胜负未分,还有一招,你怎么?” 东郭逸轻啸一声,提身而起。 黄先生“哦!”地一声笑道:“原来阁下要施展绝学了。” 话声未落,那东郭逸身形忽地一折,头下脚上,两臂张开,十指直伸,凌空扑了下来。 黄先生道:“这叫什么招式,倒有几分像……” 东郭逸双臂猛然摇动,只见黄先生头顶空中全是东郭逸的手臂满天飞舞,飞快地向黄先生罩了下去。 这一招高绝,这一招厉害,凌空下击已占优势,何况他那两只手臂幻影千百,满天飞舞,根本就让人难辨虚实。 既然难辨虚实,就无从出手迎击,只一错,就非得挨东郭逸一下不可,眼看黄先生已被罩在那满天飞舞的无数手臂之中。 只听黄先生叫道:“要命了,那是真实,那是虚幻,噢,噢,是了,这两只大概是真实的,让我碰碰运气。” 他话声方落,满天飞舞的无数手臂顿敛,只剩下了两只,这两只被抓在黄先生的两手里。 黄先生含笑看着眼前的东郭逸。 东郭逸一个人怔在了黄先生眼前。 一切刹时归于寂静、静、静、死寂、死寂地。 忽地,黄先生淡然一笑松了双手,道:“好险,侥幸,我的运气还不错,到底让我碰对了。” 东郭逸脸色忽转煞白,哑声说道:“你能破我苦练二十年,从来发无不中的独创绝学。” 黄先生含笑说道:“阁下,我刚说过,好险,侥幸,我的运气还不错,到底让我碰对了。” 东郭逸道:“你究竟是当世之中的那一个?” 黄先生道:“阁下,黄玉,草头黄,金玉的玉。” 东郭逸道:“仍是个藉藉无名,默默无闻之辈。” 黄先生点头说道:“本来就是,我成不了名,扬不起万,若之奈何!” 东郭逸仰天悲笑,声如裂帛:“欲除恶兽,必先去其爪牙,我连他的爪牙都无力去之,还谈什么除恶兽,羞哉!愧哉!数十年盛名付东流,也罢!”倏地住口不言。 黄先生微微一惊,目闪寒芒,道:“我若要你死,当会让你自己动手。”出指如电,一连在东郭逸胸前点了三下。 东郭逸脸色大变,目射厉芒,道:“你竟能看出我要以真力自断心脉。” 黄先生冷冷说道:“我的眼力还不算太差,我简直懒得跟你这种人说话!” 东郭逸双目暴睁,厉声说道:“住口!东郭逸可杀不可辱。” 黄先生道:“你这是自取其辱。” 东郭逸怒声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先生道:“我问你,刚才你作过什么许诺,亏你还名列‘九龙’之内,没想到你是个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 东郭逸目眦欲裂,大喝说道:“黄玉,你住口!” 黄先生冷然笑道:“难道我说错了你了么,死了好,伸腿瞪眼咽了气,管他世人怎么说,如今你可以自绝,也可以自碎天灵,我绝不再拦你。” 东郭逸身形暴颤,神色怕人,两道火焰般目光直逼黄先生,黄先生昂然对立,目中神光炯炯,回望着东郭逸,两眼一眨不眨。 忽地,东郭逸怕人之态敛去,人像害了大病,虚弱颓废异常,望了望黄先生,有气无力地道:“多谢当头棒喝,东郭逸不能将二十年盛名毁在这一字死上,请抬个手,拍开我的几处穴道。” 黄先生抬手拍出三掌,一一击在东郭逸胸口,东郭逸道:“我没想到你一身所学这等高绝,足以名列‘九龙’,在我之前……现在请把你要告诉我的几件事说出来吧!” 黄先生话声已不再那么冷漠,道:“我首先要告诉阁下,欲得虎子,必须得先人虎穴,这句话阁下可懂?” 东郭逸疑惑地看了黄先生一眼,道:“你可愿再说得明白点。” 黄先生道:“阁下连这句话都不懂么?” 东郭逸道:“我懂,但我不知道你何指。” 黄先生道:“那么我告诉阁下,‘粉龙’南宫黛、‘华严庵’高弟圣心、‘青龙’柳燕翎、‘十奇’之末‘姑射仙子’柳兰黛俱在‘烟雨楼’中。” 东郭逸两眼猛地一睁,道:“你这话……我不信!” 黄先生道:“阁下从‘鸳鸯湖’一路跟着我到了‘楞严寺’。” 东郭逸神情猛地一震,道:“你也知道我……” 黄先生道:“我还没那么糊涂,也没那么笨!” 东郭逸目光凝注,良久始道:“我确实跟你到了‘楞严寺’,怎么样?” 黄先生道:“那么阁下就该将我跟温娇娜的说话听入耳中。” 东郭逸脸色微微一变,道:“又如何?” 黄先生道:“阁下就该相信我所言不虚。” 东郭逸道:“我以为你是吓唬温娇娜的。” 黄先生淡然一笑道:“阁下可愿跟我到‘烟雨楼’看看去。” 东郭逸道:“你想骗我?” 黄先生道:“用得着骗么?” 东郭逸变色点头道:“不错,是用不着骗,我已败在你手,刚才你若不放开我,我就得乖乖跟你走,丝毫无法抗拒。” 黄先生道:“我还要告诉阁下,假如我是为霍冷香好,我该告诉温娇娜,说霍冷香毫无所获,这道理阁下该懂!” 东郭逸一点头道:“我信了,你的意思是……” 黄先生道:“我要阁下知道,不深入兽穴,要按照阁下的办法,先除爪牙,后去恶兽,是很难擒得那只恶兽的,不如照我的办法,乘他不备来个一网成擒。” 东郭逸道:“我知道了,怎么样?” 黄先生道:“阁下既然已将我跟温娇娜的谈话听入耳中,也该听见我有在日落前送一条龙给她之语了。” 东郭逸脸色一变,道:“你是要把我送到‘楞严寺’去。” 黄先生微一点头,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只是我不是送阁下去,而是要阁下在日落之前进‘楞严寺’,找温娇娜报到去!” 东郭逸两眼一睁,道:“这么说你是早有把握制我?” 黄先生道:“可以这么说,事实证明我毕竟做到了。” 东郭逸脸色大变,道:“你……你究竟是谁?” 黄先生道:“黄玉,阁下。” “你……”东郭逸刚说了个你字,旋即摇头说道:“算了,我不问了,黄玉就黄玉吧!”一顿接问道:“你是要我去做阶下囚?” “不!”黄先生摇头说道:“我这是在阁下身上披一张兽皮,送阁下进兽穴!” 东郭逸道:“那你是要我臣服温娇娜裙下,俯首听她驱策?” 黄先生道:“可以这么说。” 东郭逸双眉一扬,道:“你不如杀了我。” 黄先生道:“阁下是认为有损阁下那‘癫龙’之名,辱没了阁下那位列‘九龙’之内的须眉七尺昂藏躯。” 东郭逸一点头道:“不错,难道不是?” 黄先生道:“阁下,‘粉龙’如何,圣心如何?” 东郭逸道:“她二位俱皆女流。” 黄先生道:“女流如何,阁下这想法要不得,若论高傲,只怕‘粉龙’较诸阁下有过之无不及。” 东郭逸摇头说道:“我坚持自己的想法。” 黄先生双眉微扬,道:“那么,‘青龙’又如何,他跟阁下一样……” 东郭逸道:“‘青龙’是‘青龙’,‘癫龙’是‘癫龙’,不尽相同,柳燕翎他本是个软骨头的淫邪之徒。” 黄先生淡然说道:“阁下,只怕你看错他了。” 东郭逸道:“我看错他了,当世之中谁人不知柳燕翎是个采花圣手,色中恶魔,毁在他手下的妇女不知……” 黄先生截口说道:“我不打算为他多作辩驳,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当世之人以后就会知道了,如今我要阁下……” 东郭逸道:“我仍坚持己见。” 黄先生两眼微睁,道:“十年生聚,十年教训,阁下比之勾践如何?” 东郭逸呆了一呆,旋即说道:“你要明白,夫差是个须眉男儿。” 黄先生道:“以我看阁下才生就一张善作诡辞狡辩的巧嘴,阁下那千金一诺作何解释。” 东郭逸道:“我没想到你会要我臣服温娇娜裙角之下,俯首供她驱策去,你要我蹈汤赴火,在所不辞,你要我粉身碎骨,我也毫不犹豫,唯独要我去向温娇娜低头我办不到。” 黄先生还待再说。 东郭逸突然抬手凝目,道:“且慢,让我问你-句。” 黄先生道:“你要问我什么?” 东郭逸道:“你是霍冷香的人,可是?” 黄先生点头说道:“不错!” 东郭逸道:“你在为霍冷香卖力卖命,可是?” 黄先生道:“这也是实情。” 东郭逸道:“那你为什么要我投向温娇娜,而不要我投向霍冷香?” 黄先生道:“很简单,霍冷香这边的人已经够了,而温娇娜那边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这两边我都要顾到。” 东郭逸道:“温娇娜那边没有人,轩辕烈、端木相、二佛、百里独,他们都不算人么?” 黄先生道:“他们是兽而非人,我提的是披着兽皮装兽的人。” 东郭逸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我就更不懂了,你既是檀香车的人,明知有披兽皮装兽的人混进兽穴,为什么?” 黄先生道:“因为这些人都是我送进去的,跟送你阁下一样。” 东郭逸两眼一睁,道:“这么说,你也是……” 黄先生道:“我身上也有一块兽皮。” 东郭逸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黄先生道:“跟阁下一样,为的是除魔卫道,只不过方法不同而已。” 东郭逸道:“这么说你也不齿那条‘妖龙’的作为。” 黄先生道:“除魔卫道,只要是魔,他是谁都一样。” 东郭逸微一摇头道:“看来你们都能折腰。” 黄先生道:“大丈夫能伸能屈,为卫道,便下趟地狱又如何。” 东郭逸道:“我宁愿下趟地狱。” 黄先生道:“这么说,阁下就是不肯在温娇娜面前低头折腰。” 东郭逸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付既硬又臭,宁折不曲的睥气。” 黄先生摇头冷笑道:“说来说去你癫龙仍是个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人。” 东郭逸淡然说道:“我看开了,任你怎么说我都不在乎,要我在温娇娜裙脚下低头折腰.我宁可食言背信,骂名千古!” 这一段话比任何一招绝学都厉害,黄先生没办法了。 黄先生这里皱眉未语,东郭逸那里又开了口:“以我看你还是换个别的……” 黄先生目光一凝,道:“阁下,我若是说出个声名犹在你之上,也颇能让人称道的须眉男儿,为了除魔卫道已在裙脚下低头折腰,你是否能……” 东郭逸毅然点头道:“只要有这么个人,我一定追随他之后。” 黄先生道:“真的么?” 东郭逸道:“自然是真的。” 黄先生道:“这回说话算话?” 东郭逸脸上微微一红,道:“这回我愿以‘癫龙’二字担保。” 黄先生看了他一眼道:“为了卫道除魔多一助力,我只好相信你了。” 东郭逸道:“你说,那是谁?” 黄先生道:“近在眼前,区区在下黄玉。” 东郭逸目光一凝,讶然说道:“你?” 黄先生点头说道:“不错,就是我。” 东郭逸诧异地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个藉藉无名,默默无闻的小角色,而事实上你那黄玉两字姓名确实听来陌生。” 黄先生道:“当然,因为那是我的化名,我若说出我的真名实姓,任何人听来都不会陌生,阁下会更熟悉。” 东郭逸目闪异采,“哦!”地一声道:“我说嘛,像你这身所学跟心智,怎会是……你的真名实姓是?” 黄先生道:“阁下的原意也就在逼出我的本来,对么?” 东郭逸脸上一红,道:“就从这一点看,你也不该是个藉藉无名,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你的气度,还有你那泰山崩于前而颜色不变的镇定工夫,完全是当代大家。” 黄先生摇手说道:“够了,阁下,别捧我了,你阁下可认得这一招。” 左手一圈,在半空微划半弧,然后轻飘飘,不带一丝力道地向前拍出,而数丈外却传来一声裂帛异响。 东郭逸目光一直,面露惊容,道:“这是……” 脸色忽然大变,脚下退了一步,失声说道:“莫非传闻中的‘金刚杵’?” 黄先生点头说道:“阁下好眼力,正是!” 东郭逸两眼暴睁,大叫说道:“原来是你,原来是你,说什么除恶兽,说什么进兽穴,原来你就在眼前。” 黄先生道:“阁下,那所谓‘妖龙’,所谓‘恶龙’另有其人。” 东郭逸怒笑说道:“皇甫华,你想骗我!” 黄先生道:“我仍是那句话,用得着么。” 东郭逸道:“这回我不信了,我宁愿流血五步,拚了你再说!” 抖手一掌猛劈过来。 黄先生卓立未动,道:“我不还手,当你日后发现我所言不虚时……” 东郭逸突然硬生生沉腕收掌,道:“怎么样?” 黄先生道:“你会悔恨无穷,愧疚一辈子。” 东郭逸道:“我不信!” 黄先生道:“那么你请二次出掌。” 东郭逸道:“你当我会心软不忍么?” 抬起了右掌,但并未即时击出去。 黄先生道:“那怎么会,我记得你说过,你生性冷酷,下手绝情。” 东郭逸忽又缓缓垂下右掌,道:“看来我得破一次例了!” 黄先生道:“怎么,你相信了?” 东郭逸道:“只有一点使我相信你,那条‘妖龙’若是你,你断不会在我面前显露本来面目。” 黄先生倏然一笑道:“我把这一点忘了。” 东郭逸一叹摇头说道:“还好,败在你手下总不算太委曲、太丢人,你本来名列‘九龙’之首,在当世称奇称最……”目光一凝,道:“那条‘妖龙’又是谁?” 黄先生道:“我若知道他是谁,就用不着身披兽皮,深入兽穴了。” 东郭逸诧声说道:“这会是谁,当世之中还有谁……” 黄先生道:“不管他是谁,他的易容化装之术可以称得上是神而奇的。” 东郭逸道:“怎见得?” 黄先生道:“没听温娇娜说么,她见过玉龙皇甫华。” 东郭逸两眼一睁,道:“那么是端木相?” 黄先生摇头说道:“他没那个胆,也不配。” 东郭逸道:“那么你以为当世之中还有谁精擅易容化装之术?” 黄先生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也许还有别人,也许有一个端木相精擅此道就够了。” 东郭逸讶然说道:“这话怎么说?” 黄先生道:“他既能为自己易容化装,焉有不能替别人易容化装的道理。” 东郭逸瞿然点头说道:“有理,那也就是说,从端木相身上可追出那条‘妖龙’是当世之中的那一个。” 黄先生道:“我也这么想,纵然另有精擅此道之人,俱是同行,端木相至少该知道这个人是谁,在武林中……” 东郭逸道:“那只消找上端木相……” 黄先生摇头说道:“不必,我请阁下也暂时别动他,三天之后那位‘玉龙’要在这‘血影禅院’中评判霍、温二女的正侧名份,届时我要当场拆穿他。” 东郭逸两眼暴睁,抚掌说道:“好主意,这一着高招既狠又辣。”话锋一顿,接问道:“既然三天之后他就无所遁形,你还要我投向温娇娜干什么?” 黄先生笑笑说道:“阁下莫非已萌耍赖之念,又想打退堂鼓?” 东郭逸赧然一笑道:“那倒不是,我只是问问。” 黄先生道:“那么我告诉阁下,我一人或许可以擒他,但不如请各位赐我一臂之助来个围捕,阁下若不投向温娇娜,只怕届时难以靠近这‘血影禅院’。” 东郭逸道:“大不了一一杀倒他那些站卡布哨的小妖,来个硬闯。” 黄先生摇头说道:“打草惊蛇那是大不智,何如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来个轻易成擒。” 东郭逸点了点头,没说话。 黄先生道:“该说的我都说了,阁下究竟是去不去?” 东郭逸毅然点头道:“你都能在霍冷香裙脚下低头折腰,我为什么不能在温娇娜的裙脚下低头折腰,我听你将令,任你差遣就是。” 黄先生道:“那我不敢,怎么说这该是我一己的私事,诸位同道爱护,也不吝给鼎力之助,我这里先行谢过。”举手就是一揖。 东郭逸连忙闪身躲避,道:“你这是干什么!” 黄先生笑笑说道:“谢我已谢过,受不受那还在诸位,你我都不能再耽搁,听我详告阁下霍、温两边情势后,阁下就往‘楞严寺’报到去吧。” 接着,他把霍、温两边的情势,以及有关那神秘青衣老人及‘毒龙’西门邪的可疑之处,一一告诉了东郭逸。 静静听毕,东郭逸道:“瞧你这么说,西门邪似乎跟咱们不尽相同。” 黄先生道:“我也这么想,不过一切还待查证,咱们务必做到毋枉毋纵。” 东郭逸道:“好一个毋枉毋纵,西门邪他天生的邪恶坏胚。” 黄先生微微一笑道:“且莫管他了,阁下请往‘楞严寺’报到去吧,最后奉知一件颇为重要的事,那端木相曾假扮阁下骗去了‘十奇’中的司马狂客,阁下若在温娇娜处碰到司马狂客,还请小心一二。” 话落,长身破空而去。 东郭逸呆了一呆,突然跺脚怒声说道:“好个端木相。”也腾身拔起,飞射不见。 这“血影禅院”刹时间归于空荡,寂静,没留有一点痕迹,不,地上有个入石数寸的脚印,那是东郭逸临去的一蹬之威。 黄先生衣衫飘飘,回到了“鸳鸯湖”畔,没事了,此行也算得上少有收获,他正想招船往湖中“烟雨楼”去。 忽听身右不远处传来了两个话声,这两个话声一个苍劲,带着些薄怒,一个阴沉,充满了得意。 只听那阴沉话声说道:“申屠兄想要祛毒也可以,请跟我换个地方谈一谈去。” 黄先生心中一动,暗道:“申屠兄,莫非是‘醉龙’申屠海?” 他这里心中念动,随听那带着薄怒的苍劲话声说道:“为什么要换个地方,这个地方不能谈话么?” 那阴沉话声嘿嘿笑道:“申屠兄,这儿固然可以谈话,但申屠兄并不是要谈话,而是要祛毒,这地方并不适于祛毒。” 那苍劲话声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我跟你去一趟,西门邪,你若是敢赚我,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