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唯一网址 > 契丹神秘而来 神秘而去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之谜
契丹神秘而来 神秘而去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之谜
2020-01-18

小龙女卧绳而眠的功夫,是金庸在政大睡板凳「睡」出来的灵感?金庸昨天回到母校政大演讲,吸引近四百名听众,连地上都坐满了人。他称自己是「大师兄」,台下的政大学生都是「小师弟师妹」,场面温馨亲切。

问:匈奴人为何不用“嫡长子继承制”,而采用“兄终弟及”的方式传递王位?

契丹神秘而来 神秘而去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之谜

图片 1

byron发表于3989天 7小时 55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契丹和大辽国对我们来说,都像是民间传说故事当中的“主角”。在杨家将镇守边关的故事里,在梁山泊好汉征伐辽国的传说中,辽国的形象遥远而模糊。而在金庸的《天龙八部》里,契丹人萧峰曾在山崖高处扯开衣襟,露出胸前刺青狼头,同父亲萧远山仰天而啸,野性而狂放;转瞬之间他又成了大辽国南院大王乔峰,其野性与文明间的巨大反差,同样让人对大辽国产生神秘之感。而评书《杨家将》为人们展示的契丹民族似乎是一个只识畜牧和狩猎,喜欢侵扰中原王朝的不安分民族。 历史上契丹人所创建的辽王朝曾是当时名震中外的盛大王朝。草原上的都城辽上京亦久负盛名。但是在历史教科书的简单陈述背后,契丹对我们而言,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印象:遥远、神秘。除了一些传说故事:澶渊之盟以及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自称儿皇帝等等历史片段外,对它基本上一无所知。这个民族从哪儿来?怎么又神秘消失了?似乎很难让人说清。 曰前,在北京历史博物馆正在展出的 “契丹王朝展”展厅内,专事辽代史研究的原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李锡厚先生,用平静的叙述,给记者解开了关于契丹与辽国的一些谜团。 ■契丹何以神秘而来又神秘而去 记者:契丹给人们这样一种神秘感:在历史长河当中,好像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契丹民族,建立了一个大辽国。而后经历了200年左右的风风雨雨,随着大辽国的灭亡,契丹人好像也立刻随之神秘消失了,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锡厚:确实可以说,最早没有契丹这个民族,它可能是鲜卑的一部分。按照《辽史》上的介绍,契丹的先祖应该是炎帝后裔,号鲜卑氏。后来被慕容燕所破,被一拆为三,就是宇文氏、库莫奚和契丹。契丹这个名字最早大概就从这里出现。 以后的契丹历史应该说还是比较清楚的。文献上关于契丹族的确实记载,开始于北魏时期,389年。这一时期,以游牧为主要生活方式的契丹各部落已开始对外掳掠,并以马匹、皮毛与北魏交换物品。 唐朝初年, 契丹八部开始组成部落联盟。联盟长由大贺氏选出。此外,还有一些契丹部落受唐朝统辖,不在联盟之内。契丹大贺氏联盟曾反复背唐,附唐,或依附于突厥。 开成五年 , 回鹘国灭亡,唐朝也已处于衰落的时期,契丹由此得到发展的有利条件,不断向外扩张,从邻近的奚族和北方的乌古、室韦等族以及汉人地区,掳掠居民,以充奴隶。902年, 贵族耶律阿保机攻掠唐朝的河东代北九郡,俘掠95000余人。在 916年,耶律阿保机建立了契丹国辽国。神册三年,辽太祖在潢河以北建造了皇都。新建的皇都成为契丹国家的统治中心。 正在与记者低声交谈的李先生,突然在一幅地图前停下了脚步。用手指着对记者说: 这就是辽国的疆域图。从赤峰市北上,经过翁牛特旗和巴林右旗,即可到达巴林左旗林东镇,也就是辽上京临潢府所在地。我曾经两次到过这里。1978年以后,曰所见、夜所想几乎无不与这座千年古城有关。 记者:是不是用这种方式去与千年之前的契丹人沟通呢? 李锡厚:所以会如此注入感情的原因,是因为曾有师长说,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因为你没有在汉朝、唐朝生活过,所以你能描绘的汉唐总会与实际相去甚远。通过历史文物了解古代,应当是最可靠的途径。 说着话,一件木椁文物引起了李先生的注意。木椁是契丹贵族墓葬中放置棺床用的,外围是用长约两米、厚约20公分的方木搭成的八角形木围子,看上去很像一个游牧民族居住的毡帐。引人注意的是木椁的内部,是一座歇山顶式的木制宫殿。 李锡厚:比如我们通过其他的文化遗存知道,过去契丹人的丧葬很简单。但这个木椁却反映出,契丹贵族在丧葬的问题上,无论墓葬的建筑规模还是形制,已经受汉文化影响很深了。而且,阴阳一致,说明契丹贵族在现实生活中的居住场所,也已经汉化。辽圣宗喜读《贞观政要》,学习汉族的统治方法,又能吟诗作曲,使汉文明在辽朝得到进一步的传播。辽朝在圣宗统治下,形成全盛时期。 记者:汉化对契丹产生了什么影响? 李锡厚:依据近年来发现的考古材料,足以证明,契丹辽国的汉化水平很高。在契丹贵族的墓葬中,都发现了砖仿木结构的门楼。单从仿木结构这种建筑形式来说,完全是汉文化的产物。因为契丹原来是个游牧民族,住帐篷,但在它的墓葬中出现了刚才看到的歇山顶这样的建筑形制,说明契丹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接纳了汉文化。另外,在东蒙墓葬中发现的壁画里,图中有汉人的乐队。而且,壁画的风格与唐代的壁画也有很大相似之处。 我这几年,一直从墓葬形制、出土文物与墓志中寻找契丹与汉族的关系。发现,辽初,作为游牧民族的契丹辽国在现代的东北,主要是辽宁、内蒙古东部设立了许多州县,这些州县的百姓构成,主要是契丹人俘虏的一些汉人,以及华北地区生活比较困难的人,闯了关东的。这些人被契丹人集合在一起,称作“头下州”,州主人都是契丹贵族。但最近我发现,契丹人也把一部分土地给了汉族地主,让他们招佃户经营。而这些汉族地主慢慢把汉族的生产关系引到塞外去了,因此塞外的农业生产水平大大提高。 这些汉族地主同时还把汉文化带到了塞外。相当多的契丹贵族在放弃了游牧生活、定居以后,逐渐与汉族地主发生了同化,与汉人已经毫无差别。 应该说,在封建社会,掌握着民族文化的还是一些贵族,在他们被同化之后,原有民族的特性几乎被掩盖;而劳动阶级占有文化资源少得很,所以他们就更容易被同化。这也是为什么到辽灭亡时,契丹这个民族好像也随之消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曰本为何格外关心辽代史 记者:我们注意到历史学界有一些说法,称契丹辽国早期应该算作奴隶制社会。而且这种说法还有来自曰本的声音。再有,相比较而言,一段时期内,我们研究辽史的专家好像也非常少,比曰本少,原因何在? 李锡厚:从清朝以来,研究辽史主要是整理《辽史》这部书本身,找它的错误,记载的疏漏,做这部书的校勘。后来到1900年前后,曰本人投入了大量的力量搞辽代史研究,其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占领东北那块地方,为了建立伪满洲国找所谓的历史依据。曰本人的想法就是,契丹——辽是另外一个国家,与中华文明无关。实际上,包括汉族地主带去的农业生产关系,包括汉文化对契丹辽国的影响,包括契丹文化与汉文化的同化,都说明契丹辽国与华夏文明的不可分割。 我是东北沈阳人,曰本投降那年我7岁。我们那儿比我年岁大的人念小学、念中学读的“历史”,都只从辽代开始,辽——金——元,这样一条线索下来,他说这就是“满洲国史”,与中华文明的历史无关。 以前侯宝林写文章讲过这样的事儿:他在上个世纪30年代去东北演出,到了山海关以后,火车停了。原来是要办入境签证,中国人到“满洲国”,成了到另外一个“国家”了。老舍在小说里也写过一个人穿一身曰本军装,说曰本话,对中国人耀武扬威,结果这人是一个“满洲国人”,面对同胞,却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 当时的东北,思想文化统治得很厉害,如果历史老师讲中国历史,说大家其实都是中国人,很可能有掉头之罪。每家大人们也不敢当着孩子,说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如果孩子在外面顺嘴瞎说,非闯祸不可。 所以到抗战胜利初期,我自己才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 记者:曰本人通过什么,把辽从中华文明的历史当中一笔划走了?这种说法是否站得住脚? 李锡厚:为了达到把辽史独立出去的目的,曰本人就极力地鼓吹辽与当时中华文明的不同。说法就是契丹曾经历了奴隶制,它的文化、政治制度都与唐宋等汉王朝不同。为了证明他们的说法,曰本人在东北搞了一些发掘,但毕竟有限。1949年以后,有关辽代文化的考古文物逐渐增加,能够证明辽与中华文化实为一体的佐证也越来越多。 在契丹王朝展中,辽耶律羽之墓和辽陈国公主驸马合葬墓出土文物最多。其中不少都反映出了强烈的汉文化色彩。辽国公主墓中一件八曲式花锦盒上,一面为水波纹地上有一对仙鹤,另一面则为一对鸳鸯,边缘一周为连珠纹;一件金花银盒上也有凤凰牡丹的图案。李锡厚先生一边看一边介绍,辽的许多工匠,包括制作金银工艺的、绘制壁画的等等,很多都是汉人,因此在其用具中出现汉文化是很自然的事情。也说明契丹文化与汉文化的有机结合。而在耶律羽之墓出土的文物中,因为墓主人曾做过辽东丹国左大相,所辖地位汉人聚集区,其器物的汉文化痕迹就更加明显。 ■游牧民族的文化特点 记者:曰本人强调契丹辽国的与汉王朝不同,当然要想方设法使其绝对化。但从契丹被汉化的程度看,是不是说明契丹王朝毫无特点可言? 李锡厚:作为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契丹辽国确实有其不同其他朝代之处。比如辽中期以后的政治中心——捺钵。 辽世宗以后,同中原各个王朝一样,辽朝也有一个号令一切的朝廷作为全国的政治中心。不同的是,辽的朝廷不在都城,而设在皇帝的行宫,就是所谓捺钵。 记者:捺钵是否与其他王朝的政治中心完全不同? 李锡厚:捺钵是中国封建王朝中最具有独特形式的朝廷:它在保持着游牧部族联盟机构经常在迁徙中议事的传统的同时,又接受了中原封建王朝的基本观念和礼仪、制度等等。例如最初捺钵中皇帝居留的虽非华丽的宫殿,但其装饰中却突出了龙的形象,这表明,住毡帐的契丹皇帝同样认为自己是龙的化身,体现了番汉结合的特征。 记者:看来游牧生活给契丹的影响是很深的? 李锡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工艺品,是契丹文化的代表作之一,鸡冠壶。明明是一个瓷或者陶甚至是木制的水壶,可从外表上看来,却仍然是一个皮质水囊的形状。让人不由得联想,尽管已经习惯于定居生活,但游牧生活留给契丹人的影响,仍是绵绵不绝。 背景资料 契丹与大辽国 辽朝是契丹族在中国北方地区建立的一个王朝。916 年辽太祖耶律亿在今内蒙古西拉木伦河流域 建契丹国,947年建国号辽。983年曾改号大契丹国,1066 年以后,复号大辽。自916年契丹建国至1125年为女真所灭,统称为辽朝。辽亡后,耶律大石西迁到中亚楚河流域,重建辽国,史称西辽。1211年,乃蛮部屈出律篡位,1218年为蒙古所灭。 历史文献上关于契丹族的确实记载,开始于北魏登国四年。北魏时,契丹各部落已开始对外掳掠,并以马匹、皮毛与北魏交换物品。他们习于游牧生活,以车马为家,逐水草迁徙。 辽太祖建立国家后,在西 北和东北展开大规模的征伐。辽太宗耶律德光继位后,领兵南下掳掠。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反唐自立,向契丹求援,辽太宗与石敬瑭约为父子,册封他为大晋皇帝。晋国 成为辽的属邦,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地奉献给契丹。石敬瑭死,子重贵继位,不向契丹称臣,辽太宗发大兵攻晋,从河北直抵晋都开封,晋出帝投降。辽太宗灭晋后,正式建立国号为大辽国。 统和四年六月,宋太宗派兵北伐。承天皇太后与辽圣宗至南京督战,宋兵大败。后辽圣宗两度领兵南下,与宋军在澶州订立澶渊之盟。两国各守旧界,此后不再有大的战事。 辽圣宗时,在上京以南的奚族旧地建新都中京大定府。中京城由燕蓟地区的良工巧匠建造,依仿汉人城市规模。这一时期,以玉田韩氏为代表的汉人地主势力有了很大的增长。汉族的封建文明也逐渐为契丹贵族所接受。辽圣宗喜读《贞观政要》,学习汉族的统治方法,又能吟诗作曲。汉文明在辽朝得到进一步的传播。辽朝在圣宗统治下,形成全盛时期。

金庸一九四一年进入位于重庆的中央政治学校就读外交系。他回忆,当时他常躺在一张长凳上睡觉,「一睡一个小时,怎么睡都掉不下来」。他表示,小龙女睡在绳子上的桥段,灵感就来自这一段「睡板凳」的经验。

图片 2

「我一路写小说,历史知识也进步了。」金庸说,现在研究历史,不能再以汉族为中心。过去以为中华文明起源于中原,但如今考古发掘,证明位于辽宁燕山的红山文化,可能才是中华文明的起源。

因为匈奴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形成的政权,本质上来说就是各个游牧部落组成的分散的联盟,其中哪一个部落最强,那个部落就是领导者。匈奴就是当时最强大的部落,后来的乌桓、鲜卑、突厥、蒙古等政权基本是同一性质。这种松散的部落联盟有个缺点,就是政权的稳定性很差,一次重大的战争失利,就有可能导致整个部落的瓦解。只有极强的内部政权稳定性的部落才有可能保证战争胜利。

金庸常在小说中描绘游牧民族,如《天龙八部》的契丹,「射鵰三部曲」的蒙古。近年金庸进入剑桥大学攻读中国历史,也花许多时间研究游牧民族。

北方游牧民族形成的政权,如匈奴、突厥等,都是在与中原政权的长期战争中经历过多次失败而逐渐衰落的,包括差点俘虏明英宗,差点攻下明朝都城的瓦剌部落。

金庸认为,在历史上,汉族所代表的农业文化,多次与边疆民族的游牧文化产生冲突。但是「每经一次大动乱,中国就会强大一次」,如五胡乱华后的唐朝,以及满族入关后的清朝。金庸说,这是「文化融合」的结果。

除了强大的战斗力之外,保持部落内部的稳定性也是十分重要的,要保持稳定的政权,就必须制定一个合理的继承制度。在这个继承制度下面,选定的继承人在一继位的时候就很成熟,能够带领大家进行对外战争的君主。而要满足这一点,最合适的继承制度就是兄终弟及的继承方式。就算草原上的单于、可汗们一夫多妻,孩子一大群,兄弟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但总体来说,继承的时候,总归都是已经长大成人的成年人,不太会出现汉族嫡长子继承制下经常出现的那种年龄很小就不得不继承最高权力的情况。

金庸硕士论文「初唐皇位继承制度」,以游牧文化对唐朝的冲击为研究重点。唐朝皇帝多拥有鲜卑血统,游牧民族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制,也与汉族的父死子继制产生冲突与融合。金庸说,兄终弟及制容易制造分裂,削弱游牧民族的势力;父死子继制则易产生无能皇帝,导致政权的衰亡。

以平均每位继承人在位的时间大概也就十多年,不会太长。以平均每个部落联盟政权建立者有五个孩子计算,那么,等到他的五个儿子都继承过一遍,这个政权可能就已经维持了七八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