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唯一网址 > 又见马立诚
又见马立诚
2020-02-25

图片 1

图片 2

书名:《最近四十年中国社会思潮》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是一本由马立诚著作,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9.00元,页数:380,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到一个书店看书,读架一圈,选了一本政治书和法律书坐下来。

作者:马立诚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读后感:可以当作研习政治学常识的必读物

一本是《法律的正当程序》,这本书的作者和译者都大名鼎鼎,但就是这么一本应列入常识的书我只是听说过还未读过,听说过和看过完全是两回事。知耻而后勇,焦虑什么就去做什么。好书不怕晚,在不同的时间遇见有不同的体会。

出版方:东方出版社

可以当作研习政治学常识的必读物,对于洞悉当代中国社会的思想状况、深入解读诸多社会事件、科普基本政治学常识、涤清文革以来的思想谬误及桎梏,有极大的指导意义与帮助作用。既是一本记录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思潮涌动发展的历史著作,也是一本看清未来政治改革走向的指导手册。

书没看完,决定要买一本。翻了一篇关于一个喋喋不休的法官的故事:一个法官在审理案件时,急于了解案情,又对什么都要追根问底,结果法官问的问题,比原被告双方加起来的都多,最后双方对法官的审理方式不满都上诉了。不回避矛盾,不遮丑,真是有趣的书。

出版时间:2015年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读后感:哪里可以买到这本书呢

另一本是《最近四十年社会思潮》,翻开简介,才发现原来作者的书我以前看过。上次看的是一本关于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历史的书,叫《大突破》。当时是因为写论文看的,印象很深刻。但因为作者的治学范畴在政治学而不是法学,后来没再关注,也没记住他的名字。

本文3491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很想买,可是各大网站好像不卖,到哪买去呢!!!!!!!!!!!!!!!!!!!!!!!!!!!!!!!!!!!!!!!!!!!!!!!!!!!!!!!!??????????????????????????????????????????????????????????????????????????????????????

政治学和法学是两姐妹,都有相同的基因,但两个人的性格迥然不同。法学(徒有法学之名而具暴政之实的苏联法学除外)饱读诗书,擅长思辩。法学说话慢条斯理,但尖酸刻薄,五官清秀,但身材平平。政治学读书不多,但涉猎广泛,从地摊杂志、村夫野谈到皇皇巨著,无所不读。政治学快意恩仇,很会来事,广交八方。政治学嗓门洪亮,爱说荤段子,五官平平,但身材火辣。因为法学和政治学是姐妹,所以研究法学的人有时候觉得枯燥乏味了,常常被胸大屁股大的政治学所吸引。喜欢政治学的人有时候腻味了碰壁了或受了冷落也找法学谈一谈理想。

《最近四十年中国社会思潮》一书,是马立诚老师所著《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的增补版。正如作者所说,新书名所说的“最近四十年”,是指从1977年到2015年。在书中,作者以接近史考的方法,一一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即邓小平思想、老左派思潮、新左派思潮、民主社会主义思潮、自由主义思潮、民族主义思潮、民粹主义思潮、新儒家思潮八种流行性思潮在内地的兴起或承接、官方放大或民间谔谔、沉浮或边缘化、余响或衰亡,之所在这里用“或”之并列,实在是有感于不同思潮命运之迥异,折射出今日复杂多变之中国,各种利益派别对于登上历史舞台振臂一呼的愿望是多么强烈。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读后感:作者应该更心平气和一些

马立诚先生的代表作是《交锋》,销量过百万。有一天,马立诚收到了北京二中院的传票,有人把他给告了。政治和法律打上了交道。

诚如作者所言,中国政治上的左右划分与西方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在欧美,力主改革的往往是左翼,他们重视中小企业主的利益,支持堕胎和枪支管制等(这些议题在内地根本不能成为议题),而在内地,主张维持现有政治体制甚至强化党权、声张红色意识形态的往往被认为是左派;欧美秉持“保守自由”往往是右翼,他们被认为彻头彻尾的市场派,主张政府管得越少才是越好,这种“保守”发展到极致就是原教旨主义,比如坚决反对堕胎,给人以一副冷冰冰的顽固派面孔(比较能反映西方左右之争的地方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依据他们对法律的不同理解和各异的意识形态背景,作出的判决往往成为左派或者右派欢呼雀跃的理由,一个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判决就成为数十年来美国左右派拉锯战的主战场),而在内地,右派曾经是政治恐怖和专政对象的代名词,在经历了邓时代的解冻后,今日的右派依然坚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对威权政治+市场经济的国情难以容忍,俨然一副从上到下的改革派形象。

是本还不错的书,但还没看到一半,作者的政治观点和倾向已经很明显了,并不是说不支持作者的一些观点。只是觉得,既然你取了这个名儿《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那在阐述的过程中或许就应该更加客观,不用带太多的评论,只是介绍、分析、展示就好。我们不谈论作者的过去,但既然想给这个书取了个挺糊弄人的有点学术质感的名字,那些个人观点性的、情绪化的东西或许还是少出现一些为好。

1998年,马立诚和《人民日报》的同事凌志军合作出版的《交锋》,以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为名,二位作者在书中讲述了改革开放以来左右两种思潮,此书甫一问世,立刻畅销。但也引发了汹涌的舆论,很多人把他视为眼中钉。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读后感:补

1995年起1998年,北京某些人士策划的4份万言书相继问世,力倡阶级斗争,设置姓社姓资和姓公姓私的禁区,主张开展党内路线斗争,来势凶猛。 马立诚的书中引用了这些观点做了评判。

所谓左的思潮:南方谈话延长线上的混响

本书伊始,作者在阐述作为执政党主导思想的“中特”思想特别是邓小平思想时,不由感慨我们至今仍生活在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延长线上。在作者看来,邓小平思想的最高成就是开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在此之前,即使是自由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哈耶克也认为社会主义就是计划经济,是中央指令经济。单就这一点看,作者认为邓小平超越了哈耶克——从执政党十四大确立市场经济体制目标到如今近20年的经济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看,也确实谈得上超越了。

如果从政改的角度看,我依然毫不犹豫将邓思想划入左的部分,当然是按照内地的标准。正如书中所娓娓道来的邓小平关于政改态度的几番转变和其最终立场,这位老人最终承认“我就是这个(新权威主义)主张”。与官方意识形态一唱一和的还有老左派和新左派,前者是毛泽东晚年思想的捍卫者,而后者更擅于引用西方新马克思主义和新左派的语汇来一套时髦说辞,近些年更是倒向了国家主义。关于老左派的基本主张,讲太多恐怕大家也记不住,我在这里就列举一点,老左派支持“文革”,崇尚人斗人的社会管理模式。作者给了他们一个相对宽容的评价:“老左派一直保持着对社会疾病的高度敏感,他们指出的许多严重问题,的确有引发思考的作用。”其实,这个评价算是比较客气的了,我始终坚信,一个不知道人道为如何的人,即使他对社会问题有思考,这些思考也不过是畸形逻辑下的奇形怪状,任何一个现代国家,都不应该接受未经审判剥夺人自由和生命的行为。

比较有趣的是新左派,特别是作者描述的近几年他们的国家主义倾向。所谓国家主义,是主张以国家为核心,国家至上,个人利益必须绝对服从国家利益。这方面的例子相信大家也不陌生,从近些年知识分子圈热议的党国体制、举国体制,到肯尼迪总统的网络流行语“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些什么”,个人在国家机器面前是无比的渺小,甚至毫无招架的道义。国家主义毫无疑问会带来两种倾向:一是在“国家”的名义即是正义的招牌下政府权力大肆扩张、野蛮生长,国家暴力有所抬头;二是公民权面临极大考验,普通人对国家权力的抗辩权利将变得无关紧要,国家威权鼓动多数人对少数人施加暴政将更加容易。正如许纪霖所说:“德国、日本现代崛起的历史表明,倘若国家理想缺乏宗教、人文和启蒙价值的制约,任凭其内在的权势扩张蔓延,国家理性便会从霍布斯氏的功利主义走向保守的浪漫主义,蜕变为缺乏道德取向的价值虚无主义,而最后催生出反人文、反人性的国家主义怪胎,国家能力愈是强大,国家理性便愈自以为是,其堕落悬崖的危险性也就愈大。”

毕竟,纳粹也有另一个名字,叫做国家社会主义。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