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唯一网址 > 让恋人大胜,你能力大捷
让恋人大胜,你能力大捷
2020-03-08

一场恶战爆发。妹妹和妹夫赶去救火。姐姐本就强势,加上得理,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势。姐夫在这件事上说不出道理,却像揭竿起义的奴隶一样,痛陈这么多年的压抑和冤屈。

中午我去医院给姐姐送饭,顺便看看手术后的堂姐,堂姐有点“话痨”唠起来就停不下,把我们家族的老老少少统统唠了一遍。按理说我的堂姐和我们亲属关系很近(我大爷的二女儿),但由于多年来爸爸与他的兄弟姐姐关系都处的不好,也不在一个城市居住,尤其的奶奶去世以后,基本都处在“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只是近些年来爸爸老了,左右不了我们了,我们也从中知道关系不好的原因基本都是爸爸性格的原因,其他人没有什么过错。上一辈人老的老没的没,没人再与爸爸纠缠这些是非曲直了,我们才与堂兄妹表兄妹有了来往。其实就是爸爸总嫌别人在赡养老人时出钱不如他多,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奶奶7个儿女四儿三女,只有我的两个叔叔是农民条件不好,可能是既不出钱也不出力的那种,其他儿女都各尽所能出钱或出力。但爸爸眼里只盯着不行孝的两个叔叔,和他们攀比较劲,总感觉自己拿钱多,在赡养老人方面一辈子心理都不平衡。

婚姻关系的平衡,是长久斗争的结果,而这种斗争,需要彼此退让,一方不能把优势占尽,让另一方完全受制于你,即便你有能力控制对方,也不该那么做。让对方小胜几次,关系才能平衡、和谐,良性发展,婚姻也才能安定稳固,经得起风浪。

但二姐说我的大爷(已经去世了)和我爸完全不同,带头出钱出力还不攀比弟弟妹妹,所以爸爸对大爷很有意见,爸爸的意思是你不能当老好人,不出力不拿钱的就得和他们做斗争,毫不留情地指责训斥他们的不孝,并逼迫他们拿钱,每个子女都必须尽义务(有点过于较真)。而大爷却十分怜惜生活困难的弟弟,主动说不用他们出钱,故爸爸和大爷关系闹僵。两个叔叔和大爷一家关系极好,爸爸在兄弟姐妹中却“孤立”起来。真应验了那句话:水至清无鱼,人至清无友。我的三个姑姑只有老姑在农村虽然条件一般,但照顾奶奶出力最多,其他两个姑姑在市里,条件都很好,钱也没少出。我的老叔当年媳妇死的早,就成了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故大家给奶奶的钱都让奶奶给了老叔花了(给多少也不够老叔花,这也是爸爸至今恨老叔的原因之一)。

姐姐不解:你怎么能惯他这毛病?妹妹说:谁没点私心呢?他不傻,不会把我们家存款都搬他妈那去,偶尔给点钱,无伤大体。他不说,有不说的道理,这些小事你随了他的意,大事他才心甘情愿听你的话。过日子不是体育比赛,要分毫必争,你适当让他小胜几次,他心里才舒坦,你们俩也才能过得顺当不是?

大约4点大夫下了手术台,来到病房给姐姐拆线了。大约五点老公,妹妹,妹夫都来了,加上二姐的儿子,大伙齐动手,搀地搀、抬地抬、搬地搬,就这样大包小裹地“浩浩荡荡”地出院来了。姐姐出院回的是农家小院,看看满眼的蔬菜已经长的成熟了,姐夫和妹夫下地摘菜,老公开车出去买各种做饭的食物,妹妹动手做饭,我扶着姐姐在小院里溜达,饭很快就做好了,我们六人围坐在凉亭里圆桌旁,好久大家没在一起吃饭了,看着满眼的绿色、吹着习习的凉风,共进了久违了的愉快的晚餐。

姐姐就更得理,说:你看人家那境界,再看你。

2016年7月6日 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