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 > 金沙唯一网址 > 《中国大形势》:美国经济三大败局与中国的成功秘诀
《中国大形势》:美国经济三大败局与中国的成功秘诀
2020-03-17

消费在中国经济模式中的作用,是近几年我们热议的话题。而消费的不断增长,也一直是现代化一个不可避免的特征。从消费这个切入点进入,《过剩之地》探讨了两个清晰的观点,第一,不同社会以消费为导向的程度不同;第二,这种差异并非因为不同的消费文化所造成,而是因为不同的政府行为。很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消极政府干预的国家,但这一刻板印象已被逐渐破除。实际上,美国政府力行干预的冲动一点儿也不弱。

图片 1

迄今为止,美国经济已经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了三次,这块石头就是高消费。美国摔的这三跤分别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经济滞涨以及本次的华尔街金融危机,这几次危机的形式虽然不太一样,但其实质是相同的。

而在本书中,作者论证了美国的积极政府干预主义的核心特征,即奉行按揭凯恩斯主义。美国创造了一个庞大的消费经济,并建立于以按揭贷款融资支持的住房所有权之上。这种干预之道给美国政治经济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造就了富裕与贫困并存的贫富鸿沟;另一方面也成为数次全球性金融危机的滥觞。自然,本书研究的是美国经验,但对于中国的学人与读者来说,本书的探讨与充满干货的论证,也为我们思考当下中国的社会与经济,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借鉴。

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到2016年大选,美国暴露了自身积累已久的深层次问题:日益撕裂的国家、多元利益的掣肘、两党的互相攻讦。而在这混乱无序的背后则是底层人民扫地出门,中产阶级美国梦碎。但问题并非凭空产生,对美国的流行想象和残酷现实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作为超级富足的世界强国,美国在发达国家中的贫困率一直居高不下,形成了美式富足与贫困悖论共存的尴尬局面。对此,我们需要一种有效的解释,并以此预测未来,提供镜鉴。

一、1929年的经济危机

印度裔学者、美国西北大学社会学教授莫妮卡·普拉萨德(Monica Prasad)在金融危机后便着手解决这一难题。在此之前,她便对自由市场的政治学以及财政社会学有深入研究,在深厚的学科积累基础上,她再次独辟蹊径,将历史维度引入政治经济分析,以比较视角检视了不同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路径,提出了政治经济学的“需求侧”理论。她以税收和金融为支点,以19世纪中期开始的美国农业利益促进运动为主线,将那些遥远的、细碎的文献资料整合进了条缕清晰的逻辑框架,生动且令人信服地论述了今日美国矛盾的历史根源。

缝纫机是第一个进入美国家庭的工业革命产品,或说是第一个家庭“大件”,到1855年左右,一台缝纫机要65到150美元,而普通家庭的年收入才500美元左右。1856美国人推出了分销付款销售缝纫机的商业策略,这么简单的想法执行之后,大获成功!这一大件开启了消费信贷的历史。

《过剩之地》甫一出版便斩获了美国社会学协会最佳图书奖等六项大奖,引发热议,其本人也成为社会学界的一颗新星。

在私人轿车面世的初期,从1899至1909年间,每辆车的价格从1559美元上升到1719美元,而当时一般工人的年收入才800美元左右。1913年,旧金山成立了美国第一家汽车按揭贷款公司,专门向普通大众提供汽车消费贷款,买车者只需付四分之一的预付款,剩下的分期付。这个行业此后快速发展,1917年美国有几十家汽车按揭贷款公司,到1922年时有近一千家,到1925年则上升到近1700家,1919年,通用专门为其汽车的销售服务成立自己的汽车按揭贷款公司,。

自由放任的神话,政府干预的真相

而美国社会对负债消费的态度发生根本性转变,变得普遍认可。主要原因是,这年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出版了两卷研究着作《分期付款销售的经济学》,该着作为借贷消费正名。1927年后,分期付款消费不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了,而是被社会广泛接受。

对于美式贫困的常见解释是认为美国政府信奉自由放任主义,“弱”美国政府的神话如象征符号一般影响着人们对美国的认知。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过剩之地》开篇就直截了当地破除了人们对美国自由放任神话的迷思。

到1920年代末,借贷消费、“先买后付”已普及到美国各种耐用品、甚至非耐用品市场。像通用汽车那种靠“信贷促销”制胜的策略,在各个行业竞争中,被广泛使用,1910年,全美国的分期付款消费信贷总额只有5亿美元。到1929年已上升到70亿美元。到大萧条来临时美国70%左右的新汽车、85%的家具、75%的洗碗机、65%的吸尘器、75%的收放机都是靠分期付款卖出的。

故事从美国FDA的巾帼英雄开始,当欧洲国家因宽松的消费管制而为某款药品付出惨重代价时,美国却因在政府干预背景下的个人英雄行动而躲过一劫,挽救了无数婴儿的生命。回溯历史,这并非特例。一场虚拟的美国农民欧洲之旅就此踏上征程,从19 世纪90 年代到20 世纪的前30 年,在反垄断、管制、税收和货币改革四个方面,美国的政府角色和强大干预力都甚于欧洲诸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农民本希望在欧洲学习到更先进的政府干预经验,但却败兴而归,原来美国才是政府干预的典范。

首先,在于他大大透支家庭的消费能力,很多家庭的负债累累,这样也就将全社会的消费能力置于非常脆弱的境地,经济稍微有些波动,全社会的消费能力就会大幅减低,因此为经济危机埋下了隐患;

被忽略的历史,被忽视的农民

虚假的消费能力必然带来企业产能过剩